中国作文网  |  最近更新  |  TAG  | 
262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涯明月刀江湖身份]人生江湖走天涯

[天涯明月刀江湖身份]人生江湖走天涯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05-19 阅读:1

篇一 : 人生江湖走天涯

落魄饥饿的我

露出不知羞的脸把绯红放一边

用勇敢和大胆结的绳

把胆怯和懦弱绑在腰间

充做一把剑

直了直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耸了耸肩

正把侠士演

压抑和自卑

就是一碗难吃的饭

装作坚强的我

忍住悲伤和辛酸

伴着两汪盐水

躲在阴暗的角落

喝着自酿的苦酒

自斟自酌

艰难地往下咽

枯死的树烧

杂乱的草燃

自私贪婪的欲望之火燃尽

烧开了清清山泉

用沧桑岁月之壶

沏透啦酸酸的茶

就下啦难吃的饭

历经了岁月的艰难

饱尝了亲情的温暖

互助和友善练就了坚强的胆

顽强和信心重铸了软弱的剑

走过千山万水

走过日月轮回

一路走一路想

幻想是一支赶山的鞭

幻想是一艘顺风的船

幻想是一对欲飞的翅膀

幻想是一双划走船的浆

不再犹豫不再彷徨

不要幻想不再迟疑

让气馁和软弱随风而过

把执着和希望火把点燃

岁月累积把秘籍读遍

雨雪变幻把功夫学完

牵出理想的骏马

配上人情的鞍

坐上友情的垫

拿上仁义的鞭

带上恩情的盘缠

人生江湖路

天涯走仗剑

篇二 : 走天涯——人在江湖

一般说来,小说都有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读者在跌宕起伏的故事中,感受惊险刺激。而现实世界每天都在不断上演更丰富更离奇更让人惊心动魄的故事。当你走出家门,开始在这个世界探险,那么精彩的故事就开始了。

几年来我离家做汽配生意,走南闯北,经历了一些故事,在这细雨潇潇深夜,不由地再次想起,拿起手机记下脑海里一些艰难的冒险的历程。

2008年,我失业在家,村里有一个发小筹不齐买一辆面包车的钱,拉我入伙做汽配生意。我们合伙买辆五菱面包车,进一万多块钱的货,开始跑市场。有一天傍晚时分,我行驶在鄂州市中心,正在找旅馆,车子行至十字路口,红灯亮,车停。我们车后,一辆伊兰特急刹,停。离我车约不足一米。忽然,那车好似松了脚刹,悠悠地“吻”上我车。当我车启动,那车撵过来,逼我们车靠边。我们把车停到路边。那车上跳出四五个雕龙画凤流里流气的小伙,拼命敲打我们车子玻璃。我们自知不妙,立刻报警。那些人把我发小拽出车,一个油头粉面的小伙,封着我发小的衣领,嚷着,说他的车是新车,要赔三千块钱。后来,警察来,支开我们,让我们快走。我们慌忙上车逃离,准备到下个县城住宿。行不远,忽然下起倾盆大雨,车窗外一片模糊,雨刮片开到最高档,也看不清前方。我劝他等雨停了再走。也许该倒霉,我们竟被伊兰特车主找到。他们气势汹汹地敲击车子,看我们不出去,要砸车。我们迫不得已,走出来。一番博弈,最后,只得掏出五百块钱,了事。

行走江湖,地痞流氓倒是不多,奸滑刁钻的人,那可不少见。2010年,我带我舅子单干,在河南内黄县,有个客户看中不锈钢管卡,我舅子抱了十几包进去,任他挑选。我在车里,等了好久,不见我舅子出来。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在一分钟一分钟流逝,我心焦如焚。后来,我急不可耐地下车,走到店里,只见一位近五十岁的老板正在撕拆包装。他一个个比划,柜台上,堆着几包拆开的。我在旁边站了一会,微笑着说:“看好了吗?可有合适的?”。老板一脸阴云,没好气地说道:“不要了!”。我勉强微笑着说:“把拆开的要了行吗?”。那老板听我这么一说,火冒三丈,跑过来,抱起几包管卡,使劲地扔到店门外的灰尘里,嘴里念叨:“我全要了!我全要了!”我们只得满腔气愤默默不语地弯腰,把散落的喉箍一个一个地捡起来,抱到车里,灰溜溜地离开。

行走江湖,做点谋生的买卖,受气吃苦是常有的事,古人常说做生意是“一个袋里装钱,一个袋里装气”。每天,起早摸晚都在路上,都在车里,难免会有险象发生。第一次满载货物进湖南,从湘北第一关陡峭的山顶俯冲而下,我不敢全刹,吓得手心出汗,心蹦得老高,到了山脚,恰巧在修路,车子挤到路边斜坡上,停下,整个车子侧身在坡上,感觉马上要翻,气得我舅子大骂。我只得稳定情绪,叫他下车避险,察看情况。他下车,半天心情才平静下来,顶住车身,我慢慢向前开。总算有惊无险地过了湘北第一关。第二次,在那里车子陷入泥泞,动弹不得,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把人急得要死。虽然做汽配生意都开新车,但车子抛锚在荒山野岭地也不少见。

有一年酷热的夏天,我独自行驶在渭南到蓝田的山区道路上,在半路中,我熄火把车子停在路边休息。当我准备重新出发时,看见车子底下流淌一滩水,热水腾腾,我仔细一看,水箱管暴裂,水箱里的水淌光了。我前后一望,目光尽头不见人家,更无店铺、修理厂。我一下子悔青了肠子,唉声叹气一番后,觉得如此懊恼也不办法,只得小心翼翼地把车子往前开,开四五百米停一会再开一段,如此缓慢前行。终于远远望见路边的山腰上有户人家,感觉是跌入黑井里,盼到了爬上去的绳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把车子开到那户人家门前的路边停下。上去找人,然而,大门紧闭。我只得坐在路边大树下,面对着巍峨的蓝田山峰耐心守候。至日落,晚霞漫天时,一位面部黝黑的中年男子回来了。我把我的情况向他倾诉。中年男人没有二话,掏出手机拨打修车师傅电话。因修车铺在山脚下,离此地有五十多里,店里没有水箱,师傅要开车到西安市里进货,大约夜里十二点来维修。我心里想着只有能让我车子动起来,再迟我也不怕。

中年男人沉默寡言,但心地善良,到夜里九点多,喊我去吃馒头(据他说他们吃四餐)。我非常感激地吃了两个大馒头。吃过饭,他热情留我住宿,我婉言谢绝,抹黑爬进车里,躺在座椅上,听着大山的天籁之音。想到有贵人搭救,心里得到一点安慰,心情也平静下来。夜间,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修车师傅带着老婆来了。中年男人在家里摞出一捆电缆和施工灯,牵好,插亮,然后,叮嘱我夜里如有需要,叫醒他。在雨中修车师傅小心谨慎地拆卸水箱。修好后,要灌水,我不得不敲开路边人家的门,中年男子默默无语地帮我打水。一番折腾后,到了凌晨三点多,我又敲门把电缆还给中年男人,并说了一些感谢的话,临别拿出两把水枪答谢。

有人说“四个脚的吃人野兽,并不可怕,因为可以防备,最可怕的是两个脚的不吃人的野兽,因为你防不慎防”,走在江湖之中,这话是个真理。记得有一年,我请小邵帮我开车到四川。行驶在内江市区,刚要进入一座建材市场,只见路边有一位瘦长穿着笔挺西服的男子向我们招手。小邵不明就里,鬼使神差地把车子靠到他旁边停下。那男子酒气熏天,抓着倒车镜,说自己是这里混世的,客客气气地递中华的烟给我们抽,我们谢绝。他说他刚才请些哥们吃掉两千块钱没给,请我们去付款。他的话是当地土音,小邵听不懂,我大约明白他意思,但我对这种情况,怎么处理心里没底。我支支吾吾地溜开,跑到市场的商铺里询问情况。有好心的老板给我们支招,我忐忑不安的心才安定下来。后来略施小计,脱身从市场后门溜出,迅速逃离内江市。在江湖之中,不长个心眼,铁定吃亏,必须随机应变,才能全身而退。

但遇到有些人,那只能自认倒霉。有一次,我独自开车到民权县城,已经过了公路局岗亭,进入县城里,被呼啸而来的公路稽查车拦住,停车检查。我停车后,工作人员不问三七二十一,把我车子开到稽查岗亭的停车场里,过了半天,来人说我面包车下了一个座凳,罚款五千到两万。我跟他们说我的行驶证上是2+3座位,不是注明5座的,3座是活动的,可以下的。他们根本不理,把我车锁在停车场,从下午三点,搞到夜里,他们带我到局里处理,我只能哀求他们罚款少点。后来,我被迫无奈,说身上只有三千元。对方让我到银行取款,我说卡里没钱,他让我打电话借钱。我出门咨询律师,律师说这种情况最多罚五百。我转身回到他们面前,说我借不到钱,你们能处理就处理,不处理就算了。他们见诈不出钱,就收了我三千块钱,连路上加油的钱都不留点给我。

那天晚上,我心灰意冷,心里非常难受,不光为钱,忽然觉得整个现实世界都冰冷无情。之后不久,那里出了一件震惊中外的事件,一对夫妻因不满罚款,当着工作人员的面喝药自杀。此后,那里歪风邪气才得重视,有关部门才大力整顿。

这样的事,我经历多了才深刻明白:“越向阳的树,根扎在黑暗里越深”深邃的内涵。

也许,对于男人来说,与世界的战斗中或者是完胜,或者是惨败,没有中间道路可以走。所以男人必须奋力拼搏,任何时候都是背水一战。所受的苦和累,只能独自承受。女人苦了累了烦了可以肆意流眼泪,而男人只能逞强地仰起头,让泪水流回肚子里。

独自在外闯荡,有时时运不济,处处受气,没有人理解,没有人安慰。车子行驶在离家千里之外,漫漫长途之中,面对辽阔的苍穹,苍茫的大地,感觉自己像一只无着无落的秋叶,孤寂的心里,升起无限的悲凉,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男儿的眼泪只能对天对地流,而不能对任何人。尽情释放过后,摸干眼泪,一切重新开始。鼓起勇气,投入新的战斗。

几年来,像云一样的漂泊,大体上我还是算幸运平安的。今夜,我像一颗树静静呆在此处,回想起那段云一样的时光,心里盘算着何时能再走江湖。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