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吹又生作文500字

500字 时间:2017-08-20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500字】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来自于我们小学的一首古诗。春风吹又生具体又是指什么的呢,春风吹又生作文500字,我们来看看下文。

  春风吹又生作文500字一

  春风摩挲着太婆愈来愈白的发丝,亲抚着太婆脸上的沟沟壑壑,却,残忍地带走了太婆半世纪的岁月,是那样的无情。——题记

  孩提时,每次去外婆家,总是瞧见太婆时不时往山的那边望。那时太婆的脸上总是挂着靓丽的微笑,头发是那样的乌黑,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全然没有被岁月践踏过的痕迹。有一次,我扯了扯太婆的一脚,稚嫩地问她:“太婆太婆,你在看什么呢?”太婆抱起我,指着远处,像个小女孩般欢快地说:“看,那就是台湾,你的太公就在那呢!”

  “那太公为什么不回来看我们呢?”

  “……”见太婆久不回应,我抬起头,看见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太婆的脸上淌了下来,脸上承载了满满的哀愁与孤独。

  春风微拂,太婆落寞地走进了屋子里。

  稍大后,当我能够一个人翻过山岭去见太婆时,太婆已不再容光焕发,步伐之间已有些蹒跚,当年贝壳般善良的牙齿再也咬不懂我买给她的小零食了。我知道,外婆已经抵挡不了岁月的侵蚀,正一天天地老去。

  午饭后,太婆独自一人站在窗边,外面已是繁华遍地的春天了。太婆的目光仍如当年那般,遥望着山的那头,依旧无限依恋,无限执着。只是,只是眼神已不如当年那般炙热,殷切。我知道,太婆还是在等太公,十年如一日。

  春风拂起了太婆涓涓白发,夕阳下,外婆的银白色的发丝在寂寞地摇曳着。

  今年,我再去探访外婆时,太婆已卧病在床,她的韶华已随那阵阵春风去了,只剩下一副病怏怏的躯壳。

  她的眼睛已经失明了,唯有听力还未丧失,听到我来了,她高兴得依依呀呀像个孩童般叫唤着。

  坐在外婆的床头,静静地念着: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窗外,一阵春风悄然滑过,想必又勾起了太婆的思念吧。

  春风吹又生作文500字二

  何谓春风?大概即是唤醒种子、张开绿叶、迎来春天的使者吧。它始终都不以骄衿的姿态示人,即便缔造了这繁花似锦的大好春光。

  学期伊始,老师便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了我被选上去参加诗朗诵比赛的消息。首先要在全年级选拔,被选中的人再统一训练参加比赛。我支吾了几声,答应下来。第二天本不抱任何希望,居然被告知选中,自然少不了欢愉。当天晚上就开始训练,首先分配角色,我担任的是一名无知浅薄的渔夫,自然对这个角色有些厌恶,但本着随遇而安的态度,勉强接下了这个“重任”。心中却不知怎的,有些打退堂鼓的打算。

  每次训练,都安排在晚自习。偌大的多功能厅里,坐了许多令人敬人生畏的人,我却不识时务地站在了第一排,硬着头皮接受大人物近乎挑剔的评价。我生来不是个爱表现的人,却要为学校的名誉,为“明天广益以我为荣”的大字标题牺牲晚自习时间,在这个看起来如同得了白血病的大堂里站得腰酸背痛。我不是心甘情愿地训练,所以朗诵的效果越来越差,受到的大部分都是批评。刚来时的热情与新鲜荡然无存,溢满了反感与叛逆。我如同一座火山,外部的压力何时都可能使我爆发。我决定退出,任何后果我都愿意背负。只要让我不踏着老师的哨声匆匆走进寝室,不把成堆的作业都交给周末,什么团队,什么坚持不懈,都不重要了。

  那天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多功能厅,蔡老师锁好门后,同我一起走向教学楼。我咽了咽口水,几次三番想说出退出,但话至嘴边却吐不出一个字儿。“你确实不错。”一旁的蔡老师突然说话了,“加油啊,抓紧练,19班可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可不能丢脸。”他收回了平日里那张笑脸,目光变得深沉了,眉宇间仿佛带了几分凝重的味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是代表了整个年级,乃至整个学校的精神风貌。怎么连这种困难都能轻易地把我打倒?我不禁感到万分羞耻,先前的念头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我要坚定自己的脚步!我对自己说。

  那次朗诵,我们最后得了二等奖,似不如意,对我来说,却是最圆满的结局。我终于敢在“你连这都不知道”的惊呼声中坦然自若了,那阵春风,在我心中播下信念的种子,顽强地挣脱世俗的藩篱,在真正地天地中,茁壮成长。

  春风吹又生作文500字三

  放学路上,迎面走来一对祖孙,打手拉着小手,与我擦肩而过。犹如一阵春风,吹乱了我的思绪,任它在晚风中飞扬。

  春风过处,送来屡屡思念,打开我尘封在心底一直舍不得打开的回忆。

  刚刚的一幕如此熟悉啊!我站在那儿回头望,目光随着她们的移动而移动,看着路灯把她们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这不正是当年的我与外婆吗?好像好像,像看电影一般,那幕又出现在眼前,儿时的记忆历历在目。

  那珍藏在心中的画面一张张浮现出来,大手和小手——-一只历尽沧桑,长满皱纹却很温暖的大手牵着一只稚嫩、柔软、未经岁月磨砺的小手;大碗和小碗——-一只装满清汤的大瓷碗和一只冒着白花花米饭的小花碗;高椅子和矮凳子————-一个有靠背的四条腿的方形高椅子旁边紧挨着一个三条腿的小圆凳;大鞋和小鞋——-一双黑色的布鞋便紧靠着一双带卡通图案的童鞋……

  一张张,一幕幕,太多,太多了,一阵风过,突然有了一丝寒意,心里顿时抽搐了一下,一个身材微胖,身穿蓝色棉衣的老婆婆浮现在眼前。

  不记得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大概在春节过后的几天中吧,一位老婆婆每天都会准时的在马路上向远处望啊,望啊,邻里街坊问她,她说等外孙女。就这样每天周而复始,寒风吹乱了她的银丝,但她毫不介意,仍旧在那里等。邻居劝她先回去吧,太冷了,你外孙女要是来会看你的,老婆婆倔强地说:“不回去,她就要来了!”

  可我清楚的记得,那年我并没有去看她,可能是学习忙吧,或许是其他的原因。

  春风来了又走,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打开了心中那一扇不忍心开的门。

  思念剪不断,理过依旧是那样乱,像一团解不开的线绳,正如白居易所说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