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的读后感

读后感 时间:2019-07-12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读后感】

  《舞者》描写的是现代社会底层、为理想而活着的小人物的爱情与命运。情节紧凑,可以说我是一口气读下来的,颇受震动。

  高纯,这是作品中的主人公。他爱跳舞,以致为了跳舞什么都可以放弃。也许是命运的安排,让他见到了志同道合的金葵,并很快坠入了爱河。但也许有是命运——不过这回是捉弄,她和金葵分开了……为了生命,为了舞蹈,也为了能够再次看到金葵,他与周欣结婚了,正如方圆所讲的——他别无选择。他感激周欣,但心里爱的还是金葵——我曾经天真地以为一个人是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的,如果说《仙剑奇侠传》(一代)坚定了我这个信念,那么舞者即使没有粉碎,也无疑是严重动摇了我这个想法……他爱金葵,所以信任她,以致他完全不可能相信周欣——但李师傅毕竟是他的师傅,李师傅告诉他关于金葵的事无疑撼动了他对金葵的最后一点信任。他起诉了她。但正如周欣说的——高纯是个念旧情的人,他不愿与他爱过的人反目。他提出撤诉的时候,并不知道金葵是无辜的,其实他至死也不知道……而他临终前对周欣的另一个要求,却是要让金葵去继续跳舞。他还是深深地爱着金葵的,而对于周欣,他只能说抱歉了……

  金葵,让我想起了《平淡生活》中的丁优。一样是对爱情的追求,一样又是命运的玩弄。她深深地爱着跳舞,曾经发誓过为了跳舞可以放弃一切;她也深深地爱着高纯,也发誓过为了与高纯在一起可以放弃跳舞!离别后,她为回到高纯的身边,经历了千难万险;而找到高纯后却发现已是物是人非——高纯已为人夫了。她依然坚持着,仅仅为了能够见到高纯。作为女人,她很坚强,她能忍受周欣等人对她的误解甚至是侮辱;同时她也很脆弱,因为她不能相信,更不能忍受高纯对她的误解——她太爱高纯了。她恨周欣,恨得深彻骨髓,因为是周欣剥夺了金葵的幸福,令她不仅在生前没有见到高纯,就是连高纯的送别也没能参加……如果让金葵知道,高纯临终的愿望只是能够与她再舞一曲《冰火之恋》,她又该是如何呢?

  周欣,正如方圆说的——金葵能够给予高纯的只是感情,而周欣给高纯的却是生命!周欣原本对高纯的情感,并不是“爱”,只是觉得亏欠。但当高纯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她放弃了自己的幸福,挺身而出、以身相许,拯救了他的生命……她嫁给了他。但当她真正成为高纯的妻子时,确实不由地爱上了他,仅仅因为他的善良。周欣当然知道自己在高纯心里的位子——所以她在高纯的墓碑上仅仅刻下了“好友周欣”,而非“爱人周欣”——因为她知道,金葵才是高纯真正的爱人,而自己这个高纯的妻子,仅仅不过是法律上的罢了……她恨金葵,也便如金葵恨她,她剥夺了金葵的幸福,金葵也剥夺了她的幸福——毕竟她也是深深地爱着高纯的……

  谷子,当他在作品出现时,我本以为他会给高纯带来无数的麻烦——毕竟他是爱着周欣的。但是正是因为他太爱周欣了,事事都会顺着她,所以他只能无条件的帮助高纯——而或,只是在帮助周欣?他也知道周欣感觉亏欠高纯的,但当周欣宣布要嫁给高纯的时候,他还是无比吃惊。还是那句话,他实在是太爱周欣了,为了她,他甚至可以放弃自己的一切……

  李师傅,提到这个人,我不禁想到了契诃夫、莫泊桑小说中的小市民——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但我觉得又不是这样,他毕竟是为了生活,他有家庭,有卧病在床的妻子,有将念大学的女儿。为了妻女,他太需要钱了,毕竟一切都是为了生活。他不乏真情,尽管为了钱,他在高纯、金葵、周欣三人之间间离,但是生活是残酷的,“小市民”不应该成为贬义词——人,总有自私的一面!

  方圆,正如他的名字一样——面对原则大义,他方方正正;而面对情感事故,他又变得圆滑。他明明是当局者,却看得比旁观者还要清!面对垂死的高纯,是他促成了高纯与周欣的婚事;面对归来的金葵,他带他去见了高纯,但当他知道他们想远走高飞是,又说服了他们甚至后悔带金葵来见高纯;面对金葵和周欣的争执,他无条件地站在了金葵的一方,却又尽量避免与周欣翻脸。世间若真有一个城府如此深的人,恐怕不是幸运便是灾难!

  蔡东萍,“就是一个泼妇!”——方圆的这句话掷地有声,恐怕没有那句换能够更加简洁、更加准确地描述蔡东萍了。没错,这个泼妇为了钱,可以放弃一切,甚至是亲情!她不承认高纯是他的弟弟,而想方设法利用李师傅在三人之间游走间离。可以说,即使悲剧不是她一手造成的,也有她一半的责任!

  我总是盼望着故事有个支离破碎的结局,但当这个结局真正到来时,我却忍不住自己的泪水。我只读过海岩的两部小说,但无疑都令我落了泪——每一个故事都是那么的感人,不仅蕴藏了爱的真谛,更饱含生活得无助和苦涩。那么多情感,似乎只有爱情,才能抵挡得住金钱的诱惑……

  读完这部小说,我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这感觉我不久之前也感到过,是因为打通了《仙剑奇侠传四》,只是这次更加深沉……

  寥寥两千余言,又怎到得出我感慨万千?悠悠五十万字,又怎话得尽真爱缠绵?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