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关何处》高中生读书笔记

读书笔记 时间:2018-07-31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读书笔记】

  《乡关何处》的序言是章诒和所写,有一段话这样写道:

  “今天,当我们的文人艺术家都争当‘圣洁天使’的时候,野夫的文字却来扮演魔鬼,发出凌厉的声和另类的光。这是当今尘世中的挽歌。我不觉地他是在写作,他是在跟我说话,也是独自沉吟。陛下那些砍断骨头连着筋的血亲,是怎样被一节一寸地搅碎榨干;那些美妙温柔的情感,是怎样被一阵一阵的风雨冲光刮净——我读到的是他的心,看到的是他的泪,那独立之姿,清正之气,令我心生庄严。”

  很赞同这段话对野夫的描述。《乡关何处》所写即六个字“故乡·故人·故事”。本书的第一篇是《江上的母亲》,没敢看,翻过去了。最为兴趣的是讲述作者朋友的故事。看得我眼泪直流、心潮澎湃、又感伤自我。我脑海海里的野夫(自我想象的形象)是一个江湖汉子,一介武夫却又文学斐然。与聂尔相反,后者乃是一介书生,温文尔雅。不知生活中两人是否如我所想。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野夫从此人在我的脑海里鲜活起来。一介武夫,那他的朋友也当是江湖中人士,义气之人,奇异之士了。如“畸于人而侔于天”的刘镇西。庄子认为畸人就是在人世间孤独无匹,却能与天道完美契合的奇人。“幽隐之士”苏家桥和“英雄烈士”王琪博。野夫的那些朋友,个个皆不凡之人,奇异之士,然个个都与作者生死相交,毕生兄弟,怎能不羡煞旁人?

  一直以来,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大体你若是一个怎样的人,你的朋友圈子就是一个怎样的圈子。看野夫,看聂尔,看那些文人学者,他们的朋友圈子生活环境也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文人学者。但是反观自己,自小爱书,奈何到如今,身旁之人少有爱书之人,更不用讲生活圈子了。若是上句是真,那么明示着其实我不是一个爱书之人,而是伪书痴了。这个推理我实在不能接受,自认为自己算是个合格的爱书之人,那又为何身边都找不到一个可以交流心得,互谈文学的人呢?所以常常纠结于此,就更加羡慕野夫和他的朋友了。

  或许,我不是伪读者,而是这个时代除了问题,使我在有限的空间中成了孤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