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作文:慈航

高二作文 时间:2018-05-27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高二作文】

  一

  突然想起,已经是中午12点过1刻了,卫明博皱了皱眉,起身径直走出办公室,坐上了早已在楼下等他的专用车,他告诉文平,在保证不违反交通规则的情况下,尽量把车开快点。

  正是中午下班的时候,路上的汽车像多情的沙丁鱼一样四处穿梭,汽车走走停停。此时,卫明博的心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万分。他始终面无表情地坐在后座上一声不吭。

  文平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卫局长,笑着说:“您需要听音乐么?我去打开。”眼看文平忙去打开。

  卫明博瞅了瞅文平一眼,就抬手指了指前方,开车!看路!

  二十分钟后,汽车终于停在了瓦瓦乌村的街巷口。卫明博一下车,街坊邻居立刻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脖子伸得币大雁还长,望着这公安局长径直地走进了小巷。

  卫明博埋着头走进了楼道,一股说不出怪味扑鼻而来,楼道里没有灯,阴森森的挺吓人的。他也顾不上看楼梯,一步并作几步,一口气跑到了三楼。

  自从他今年当上了市里的公安局长后,交际应酬也随之而来。卫明博考虑到父亲一个人住在这里,原打算今年接父亲同自己一起住,也好有个照应。但父亲总是说:“不去,不去,我不习惯那电梯,再说你一天那么快忙,我去了会给你们添麻烦的,清静点我还知足了。”

  卫明博知道,父亲不肯做的事,谁说都没用。

  自从今年,卫明博每天都要来父亲这,父亲八十多岁了,早年硬朗的身体已被岁月洗礼得如此虚弱,好像一阵风都能把父亲吹散了。

  卫明博打开门,他紧皱眉头,快步走到父亲床前。父亲像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样蜷缩在床上,头发蓬乱,乱色苍白,嘴唇暗带乌色,正两眼无神地看着他。卫明博看到父亲一天有这么多的痛楚,他哽咽了几下。

  卫明博从小没有娘,是父亲一手带大的。父亲年轻时是乡里的知情,教政治的,从小到大,卫明博对父亲既爱又怕。他那额上的一道疤,是他小学时偷同桌的橡皮而被训得,他早已刻骨铭心。

  卫明博用手扶着父亲准备坐起来,这时父亲又打了几个干呕,卫明博立即拿来口袋,父亲双手撑着床边,发出痛苦的声音,卫明博看看父亲颈上和额上绽起的道道青筋,他强烈地哽咽了几下。

  他把父亲重新扶上床,好一阵子父亲才缓和下来。

  卫明博立刻拿起衣服和鞋子,要立即送父亲去医院,但父亲用手拉着他的衣角说,不去,不去,我的病我清楚。

  卫明博不管怎么劝,父亲就是坚持不去医院。

  父亲眯着双眼说:“待会你去忙,我还好,吃点药就好。”

  明博啊,你现在坐的可是第一把交椅……你要对得住你这位置啊,你要把你的工作干好,才是对我的最大的孝顺啊……你啊……要拿得起放得下!”

  卫明博听着父亲的,没说话,他听地如此的认真。

  父亲的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工商局的陈局长打来的。

  陈局长:“老卫啊,市里对那起火灾事件很重视,你马上回局里开个紧急会议。”

  前一周本市发生了一起歌舞厅火灾事件,正在舞厅里的三十多人,有二十几个被烧伤,被送进医院。

  陈局长又顺便问了下卫明博父亲的状况说,老卫啊,你父亲的身体不太好,你应多照顾一下啊,别把自己忙的太累啦,赶快送到医院去呀。

  放下电话,卫明博回想起刚才陈局长的话,陈局长的90度的转变,卫明博觉得话里有话。

  卫明博拿出手机给妻子秦曼打了个电话,要她下班后到父亲这来。

  说完,卫明博给父亲到了杯开水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直奔局里。

  二

  陈局长身穿一尘不染的利郎西服,间或还会对者光洁如镜的桌面吹一口气,有着相当程度的洁癖,虽然那儿根本看不出有丝毫浮尘。

  卫明博走进会议室,会议室像开了锅一样沸腾。有人的焦点集中到一点:意外,意外,还是意外。

  卫明博紧锁眉头,迅速地做着分析,他想着陈局长的种种言行,断然这不是意外。

  卫明博非常清楚,这定会牵扯到很多人,如歌舞厅老板的社会关系等。

  卫明博直视陈局长,老陈,这事并非是意外,事情重大,我立即带人去哈派县。

  卫明博的立刻表态出乎陈局长的意料。

  陈局长望着卫明博说,这事还是让我和常县长去处理吧。你父亲身体不大好,该多多照顾啊。

  陈局长的话如一张画不圆的谎。

  卫明博当机立断,立即带上刑侦人员坐上黑色大众车出发了。

  他相信,他定会坐上这车一尘不染地回来。

  三

  到达哈派县时,已经接近黄昏了。县工商局的常局长带人来迎接。

  常彬这人,口才不错,有幽默感。话中穿插玩笑制造轻松气氛,玩笑略涉黄。

  卫明博沉着脸说,小常,你还是这个样,多的不说,先去医院看看伤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