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菜花作文

时间:2019-01-15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花】

  有样东西,我们正以拥有的名义在失去。

  ——题记

  每逢春季,正是油菜花盛开的时候,那金黄的油菜花在阳光下欢悦着,怎么也看不够。

  墙的这头是富丽堂皇的别墅区,各式名花竞相妖娆。墙的那头,却一直荒废着,直到多年前一个老人的到来。

  从那以后,土地因他一改荒芜模样,每年春天,开满了大片的油菜花,在太阳下簇拥着,喧闹着,一天天生长了起来。从此我不再独爱温室内的水仙、玫瑰;墙外的油菜花也有春天。

  每天清晨,当天空还只是一丝鱼肚白时,他就拿着那根和他一样老朽不已的木杖,在山坡上走着,四处戳戳碰碰,查看土地的松软、厚薄。孤独的人反而爱笑,他一笑,那被岁月风霜刻下一道道深壑的脸就越发显现了出来,像极了那还未开透的油菜花,皱巴巴的,令人愈发可怜。

  老人从没想过他连这片荒土都无法守住,新城市的建设就规划到了这里,那在时光沉淀下慢慢变的肥沃的小山坡将被夷为平地,修筑起一条绵长的柏油马路。老人接到通知的时候,正是油菜花盛放的时节,一张张金黄色的小脸朝着太阳努力生长,密密的满是欢悦,老人呆滞在原地,目光溃散,似乎是注视着前方,似乎是注视着油菜花。他缓缓蹲下,摘下了头上灰黄的解放帽,那曾经即使贫苦也一度高昂的头颅低垂着,露出短短的头发茬,像刚被收割过的庄稼,青黄混着灰。他用尽全身力量想大声说话,却不过是喃喃自语:“我不要赔偿,我只要我的土地,我的油菜花……”

  夜深了,老人仍坐在菜花丛中,一袋接着一袋抽着旱烟,沉默着。身边的菜花兀自加了配音,聒噪的,吵嚷的,却远比白天显得沉闷,如同那夜被雾霾侵蚀的紫灰色天空,没有星光,没有生机。

  次日,我越过墙头,来到油菜花海,老人仍像平时一样,拄着那根木杖四处查看。只一夜,那欢快的面庞就苍老了许多。我拦住打点行装准备离开的他:“您去哪儿?”“不在城里干了,回家!”他兴奋地描述着家乡的青山绿水,那一袤无垠的土地上种满了油菜花,他的眼里充满了对土地的渴望。

  他走了,将身后耕耘了多年的土地弃之不顾,独留那油菜花在无声的哭泣,“不要放弃我们!不要……”泪水的沸腾在阳光下进行着,直到推土机将它们夷为平地也从未停止,它们的种子随风飘扬,落进了墙内,仅靠一捧微薄的泥土苟延残喘,无人疼,无人爱。与它们几步相隔的各式名花在张扬地笑着。

  那之后,我透过二楼的窗户能望到的只有一条崭新的柏油马路,像在纪念着记忆里小山坡灰白的倒影和油菜花金黄色的欢悦,拿一片“荒地”换一条柏油马路,很值得?正如我们脚下的土地,正如我们自己,都渐渐被一种我们并不熟悉的东西覆盖,我们美其名曰拥有,却早已失去,我再次看了眼院中那株幸存的油菜花,它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对我苦涩地微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