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尔的芳心小说

小说 时间:2019-04-11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小说】

  镜头切换到深邃的夜晚,宁静得可怕的湖面,雾气弥漫,四处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类的行动踪迹。只有一个略微苍老的声音唱着奇怪的、完全不为人所理解的歌调。尼尔和其它的生物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她更美,灵动地奔跑在山野间,古老的树木接连地伸出双手想要环绕着她,杂草在她的脚下也随之舞蹈,不知名的草,不知名的小动物,所有的生灵,在这一刻与她融入了一幅和谐的美丽的画。没有人类的语言,没有人类唱出的歌和谱的调,没有无数次演练才出来的舞蹈,甚至也没有人类的欣赏观。由于雾气,我们甚至很难看清她到底身在哪里,终于,她停留在湖畔,伸出双手,面对湖面像是在召唤着什么,她双手不停的摆动,眼神如此清澈却让人无法捉摸,她低吟着只属于她的歌,看到的只有她想看到的人,面对湖面,美丽的少女褪衣入湖,在湖中畅游,宛如年轻的森林女神。

  医生谢利、研究员宝娜来到妮尔身边,欲花三个月的时间来观察、评估妮尔的精神状态和生活形态。他们尝试与妮尔对话,沟通,学会妮尔的语言表达方式,了解妮尔的内心世界。他们试图去改变妮尔,教她认识外面的世界,认识身边的人,想把妮尔变回一个“正常人”。然而,他们终于发现,妮尔的精神世界比他们的要正常得多,妮尔并不比他们更无助。当宝娜为自己的感情挫折忍不住潸然泪下时,是妮尔在安慰她:莫哭,上帝会拭去你所有的泪,密沙切卡比……

  他们是派来保护nell的天使。尽管他们来自一个不同的世界,他们带着深刻的现代文明的标志,可是他们也带着人的天性,带着比nell更多的创伤。

  nell的母亲,那个老妇人,她临死的时候留下了这样一句话:上帝把你引到这里,陌生人,请保佑我的妮尔。

  她对着镜子,伸出双手,仿佛是在召唤谁,她也仿佛真的拉住了那双手,对着镜子,那里面有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们互相凝望。她走出木屋,奔跑在山林间,甚至谢利和宝娜都跟不上她,她跳下山坡,摘下两朵白色的小花,吟唱着不知名的歌谣…后面两个人跟上来了,看着她温柔地抚摸着一副小小的尸骸,她把两朵小花,放在白骨的眼睛处的黑洞里,一副小孩子的尸骨,是nell的双胞胎妹妹,多少年前,在这里摔死了。nell一直在守着她的妹妹,说着只有她们听得懂的话,伸出双手和她跳舞,带着她们奔跑,和她一起走到水中央,夕阳的金辉柔和地披洒在她们的脸上,那是多少年前泛黄的记忆。

  现代文明和一个完全没有出过山林的女孩的冲突。

  来自草叶集里有句是这样说的,noplaceofgrace…这是一种深沉的思考,看着拔地而起的高楼,无数疯狂而至的汽车,匆匆忙忙的人群,黑烟,酒,灯,人……伴随着善良的保护她的人里,还夹杂着邪恶。浪荡的青年在昏乱的台球室里眼见着从未涉世的nell,教她脱衣服,夹杂了多少邪恶的喝彩,与此同时单纯的nell却毫不知情,在邪恶的眼光里看到笑容,于是她露出笑容,只是让人不忍。

  而更多的人选择的是把她带到实验室,我们可以看到各种穿着白大褂飘荡的人,带着眼镜思考的人,无数透明的落地玻璃,无数迂回穿梭的走廊,无数异样的眼光,没有人的眼光是投射的是人,那个单纯可怜的女孩。学哲学的同时,我想我也一直是灌输了这种思想,人都有能动性,生活产生意识,人的意识可以反馈到生活中,这样我们不断的进步,于是有了今天,我们接受了现代文明,所以称之为人。而课本里所介绍到了所谓的狼孩,与动物无异,因为他们只有作为动物应该有的天性,而人之所以为人,是不断进步而来的,这是一个区别。只是,看到nell被百般折磨之下,看到那种去除文明的美丽,看到那种美丽的天性,我是明白了的。正如nell的母亲所说,

  陌生人,请保佑我的nell……

  我们带着悲悯的眼光,看到一切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生灵,我们都会生老病死,每个人的命运最后都是殊途同归,湮灭的尘土,毫无意义,所以人生必然是悲悯的。欢乐是一时的,而悲悯却是一世的,这不是沉迷,恰是解脱。无需恋恋不舍红尘琐事,只是偶尔站上最高的地方,看万家灯火。一切和我们有着同样命运的生灵,都是值得怜悯的,他们同样有着清澈的眼睛,像我们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我们……

  nell,你又看到了什么?

  在冰冷的大楼里,在一个冰冷的角落,蜷缩着一个小女孩,那是她的妹妹。她看着她,用温和的思念的眼光。nell拼命的挣扎着,然而所有人都选择忽视,没有人可以把她当人,没有人能感受到她的恐惧,没有人感受她看到妹妹时的强烈的渴望。nell的反抗是无力的,然而她终究挣脱了,她拼命的跑向她的妹妹,只是,那里为什么隔着一个透明的玻璃,它那么厚,让她无能为力,她想要撞破它,结果却把自己弄得鲜血淋漓。没有期待的支离破碎的玻璃,只换下了一个支离破碎的nell。

  第一个无法忍受的是谢利,他视nell如女儿,他抱起nell,疯狂的逃离了一群真正的神经病人,冲破现代的牢笼,让nell安静的沉睡。

  nell的反击也是如此的有力,她的单纯的眼光,穿越无数她看到的人,揭穿了无数人的面具,尽管他们设下了层层钢铁水泥的厚厚的堡垒。

  让我们一起聆听nell的声音:

  你们确实有很多东西,但是,你们从不敢注视彼此的眼睛,不敢说出彼此的需要。

  你们的恐惧更多,

  nell并不比你们更孤独。

  这个女孩最终学会了和我们一样的语言

  只是她仍然居住在那片森林

  只是那片森林热闹了起来,有了来来往往关心她的人们。

  谢利和宝娜结了婚,她们在认识nell的过程中,也认识了自己,抚平了伤痕,拥有了真正的爱情。他们生下了一个女儿,她和nell小时候真象。

  nell带着这个小姑娘,走到水中央,阳光再一次温柔的俯看着她们,她们伸出双手,跳起的舞蹈仍然让人难以捉摸,我看到nell的眼睛里,闪烁着和夕阳一样温柔温和的光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