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粱遗梦优秀小说

小说 时间:2019-07-12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小说】

  狂人乃一介书生,既无阿谀奉承之能,亦无攀龙附凤之意,故与权力及财富渊源颇浅。忽一日,做一春秋大梦,情节完整,梦境生动,予以记之。

  驴年马月,狂人被无辜调到生产安全与投资环境评估及检测办公室上班。此科室共有三人:主任,乃原来一乡爷,姓马;副主任,系狂人以往同事;干事,鄙人也。

  上班第一件事是去本县西山腹地对一件即将开工的金矿进行环境可行性评估。这家金矿虽未正式上马,但早就小打小闹地干着,进了他们的办公楼,直奔办公室。我们的主任大喊:你们开工的环境评估报告呢?环境报告不通过,直接关停好了。快点,我们听完报告还要去实地勘察。对了,鬼子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千万别声张,尤其不能让矿长知道这是暗访。哪位削瘦白净的办公室主任,扶了扶黑边镜框,忙躲到一个角落打电话去了。我看着他颤抖的乱发和慌乱的表情,深感环境工作的重大。

  随着 一阵噪杂的脚步声,七八个矿领导悉数涌入,并很快分割包围了我们仨,又是握手又是喧寒,一阵拉拉扯扯你推我搡之后,安宾主分坐会议桌两旁,摆开谈判的驾驶,狂人做好了唇剑舌枪的准备。桌上唯有报告一摞,涨呼呼的信封一个。令我发愁的是这厚厚的一叠报告每个三五日哪能看完呢?何况还要吃透摸清?矿长做完概述性报告后,看看我们一脸正气,突然提出休息喝茶,又是一番握手,欢迎莅临之类的客气。还借握手之际顺带在没人袖口里塞进一个粑粑糖那么大的黄色小方块,声称只是个四英寸的玩具电视。但我们都知道那是个小金块。

  过后的书面评估草草收场,去了矿区实地。

  虽然名叫山坳,但地势平坦,舒展,四面环山,活脱脱一个景色迷人的小盆地。中间绿油油的草地,野草足有一米深,绒毯似的草面上点缀着各色的野花,清风吹过,碧波荡漾,香气袭人,颇有碧海泛舟外加仙女散花的感觉,用心旷神怡,如醉如痴来形容尚显逊色。要用风吹草地现牛羊形容那简直是糟蹋了。放眼四周,远处山巅上,绿树婷婷,哗哗欢唱,狂人感叹:此等仙境,开发旅游必遭践踏,修座敬老院,适得其所,留作世外桃源,赠与子孙,功大莫焉。可惜啊,它的下面是丰富的宝藏,是顺应潮流来个大开挖,让人掠取金条?还是留作青山,赠与后人,真的叫人纠结。我们是有否决权,但没决断权。能保得了一时,能保得了几世吗?主任也言不由衷的说:让开吧,但要尽最大努力保护环境。狂人笑了,感觉,如期是说,他在行驶公权,还比如说他在骗自己的良心。

  回程路上,盆地边沿,一个个探矿,盗采和试踩留下的洞窟像狮口一样,似乎随时可以吞食人间的一切,但我们不知道是无能为力还是有力不为,视而没见地离开了矿区。我偷偷滴把那个小电视扔下了路坎......

  一年后,还是我们单位,前往矿区,奉命对这里的环境进行检测。一进山,我的妈呀,尘土飞扬,遮天蔽日,拉矿石的卡车,如一条长龙,进出有序。原来的草地当然无存,原来的绿树早已变身枕木,支撑着作业面。放眼所见,只有褐色的沾土,还有白森森的陋石。原来的人间天堂已成过眼烟云,如梦如幻。矿领导应付性地陪着我们,他说;这里原本就是戈壁荒滩,环境恶略。作为本市纳税大户,我不入地狱,谁给市长发工资啊?这个副县级待遇的企业家谁想当啊?市政协委员也只是个虚衔。还不是为了纳税方便?是的,他在提醒我们,我们早已无权对他说三道四了。是的,一个小小的科级单位哪能撼动这条头顶光环的巨蟒啊!!无论环境多么触目惊心,我们都无能为力了。

  跟着主任,一言不发的往回走,陪感疲惫,只想减轻随身负荷。脱掉外套是,掉出几根指头一样的金条,那肯定是去年那场分割包围的欢迎仪式上塞进兜里的。我们连衣服丢在了路边。。。。。

  醒了,听者门外的车水马龙,这究竟是梦幻还是情景再现,狂人不得而知,只是心里沉沉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