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山水画艺术的形式结构作文范文

艺术 时间:2019-01-12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艺术】

  论文摘要:本文分析了山水画艺术的“形式”结构,即山水画以隐喻方式所表现的时间和空间问题。山水画中暗含的这一形式结构,表明了艺术家对其人生哲学的态度,也就是对自我时间和空间的感受方式。自由的线条“痕迹”是山水画的另一种形式结构,它既是艺术品的一种风格方式,又是艺术家心灵痕迹的显现。

  论文关键词:山水画艺术形式结构时空线的痕迹显现

  一、山水时空

  时间是一种记忆,它表明了一种过程。这种过程体现着人的精神记忆的过程。时间意味着意识过程的短暂、延长、此时、此刻、永远、过去、现在以及将来。时间就是精神和思维的命运。在艺术中,艺术家组织时间就是在唤醒对时间的记忆,是在经历一切可能的、自由的、精神世界的体验过程。艺术所能实现的就是对时间的浓缩和无限延伸,它实现对时间的把握。空间是时间的依托,是记忆的最终存在。空间将所有的记忆和时间都拥入自己的怀抱。空间就是大地母亲,是一切的自然世界的无处不在;空间的无限广大和无限狭小,就是精神过程的处所,是现实和精神世界的实在。

  于是,时间和空间的一体性,就是精神记忆的完整性,就是人的人生所有的对精神世界的体验和占有。

  在古代中国山水画艺术中,山和水作为艺术结构和形式组织的母题元素,是在实现艺术家对大山和流水的象征含义。大山和流水就是艺术家生命符号的一个象征,它构成了一个人完整的空间和时间在场,它既是对这在场的把握,又是对在场的越过。大山和流水就是空间和时间的符号,它把艺术家对一切的社会体验和人生投入,都完整的涌入了大山和流水的虚无深处。

  艺术家表现山和水就是在组织时间和空间,就是在实现其自我的精神记忆――他将时间和空间凝聚在山和水的世界,以完成对自我的超越,对现实的超越,以让其心灵得到最大的胜利。一方面,这是对时间和空间的占有方式,另一方面,这却是艺术家对时间和空间的逃离。

  作为一种独立的图像语言,山水画艺术的表现形式解决了艺术如何塑造自然山水的问题。中国古代艺术存在自己的表现技巧。山水画的表现把山水当作一个视觉的感官经验对象来表现,是艺术家的精神体验直接作为刺激因素,转化成具有强烈心理内涵和暗示的笔力与线条、墨色与水的相融,一种心灵的痕迹直接通过毛笔、墨色和水以及宣纸的渗化进而达到主体意识的升华。

  这一升华是通过时间和空间的无限升华而完成。山水空间――是山水画艺术的主要母题。一方面,作为艺术表现的对象,另外是,山水的现实空间意味着艺术家在其中经历的精神空间的形成。高大、突兀、奇崛显然是山作为自然形态而存在。但是,在艺术家的心灵体验中,它却是在实现对奇崛和突兀的心理象征。奇崛和突兀不仅仅是一个自然形态,而是其人生品质的一种提炼,象征其艺术家精神世界的“奇崛”与“高度”。于是,一种现实的空间很快转化为思维空间的超越,从而满足现实中的缺失。在突兀的山峰中,一流清泉倾泻而下,如同艺术家对所有自我时间的记忆,在水中,他把人的过程全部涌入对时间的记忆。通过水,艺术家以完成其自我精神图景的刻画。山和水组成的时间和空间,就是人的时间和空间。

  时间如同无限的水声,空间如同无限幽远的深山。都在山水图景中,越过了现实的视觉界限,而冲入了自由的心灵的深度自由。在幽深的空间深处,流动的气韵就是生命的象征,弥漫的雾气就是时间的漫无目的。现实与虚无,就是老者和一条通往永恒时间和空间的进路,以实现这有限人生对无限时空的穿越,而径直奔向生命中最高贵的升华,那就是对道的体悟。这以最“自然”的方式实现了人对生命本体和宇宙本体的结合。这种结合在生命体验者本身,就是自我生命的活力和愉悦。山水就是时间和空间的符号。组织时间和空间就意味着艺术家要通过艺术来把握记忆和跃进自由。

  二、线的自由“痕迹”

  线是中国艺术的骨架。线的在场证明了一种真正的、内在深刻的艺术关于自身的叙事方式。线标志着中国古代人与世界方式的哲学象征。

  线自身的特质塑造了中国古代艺术的气质。线的存在表明了什么呢?线以最直接的本能形态暗示了精神行为的动机。线是一种痕迹,一种心灵的痕迹。这种方式的独特性在于它是主体行为者对行为对象的精神对待。主体需要表达对客观世界的感受,这个过程是通过精神和意识来完成的。线就是这一过程的最后本体,它完满的实现精神和心灵的任务,也完满的实现线的自我。

  线的最后聚集就是主体者精神行为的最后聚集。线的聚集意味着艺术的实现。主体精神行为的理念倾向塑造了线的两种方向。一种是线的自由,一种是线的束缚。线的自由根源于主体精神行为、理念世界的自由,而线的束缚来自于主体精神行为被客体所束缚。线的自由,是一种语言的自由,一种表现形式的自由。这种自由从本质上取决于主体对客体世界的超越,是精神和心灵的自由超越。它不是去唤醒心灵以概念和知识去认识世界,而是以心灵越过的方式来融入到世界,又超越这世界的方式,这就是在越过的方式中体验自我的生命。

  唐代的张彦远说:“山水之变,始于吴,成于二李。”山水画艺术史的这一

  形式突变,似乎也暗含了艺术思想意义的突破。唐时期著名的艺术家吴道子利用其天才的笔触线条超越了晋至唐初时期勾勒填重彩的样式。陈传席说:“吴奋起变革,在于解放了线条,一变过去“笔迹周密”、“春蚕吐丝”式的细匀无变化的传统线描。吴道子的山水表现形式之变,开启了后世艺术家笔墨变化的成功。李昭道在其父和吴道子的基础上,以吴道子的墨骨和其父的色彩,形成了山水画艺术的情趣之变。”山水画艺术发展的这一史实,实际上正预示着唐代道禅思想的刺激。这种内在思想的变化,对艺术的变革在于中国艺术线条的自由精神,这就是心灵超越美学的痕迹显现。自由的心灵在对自然山水的生命体验中,在对山水空间的超越中,超越了形式的表象,解放了山水的实体形式,把山和水的世界化作心灵自由的境界之所,从而超越物象,化作自由的线的心灵痕迹。这些心灵的自由线条才是真正的最后的“实在”世界。这“实在”是生命体验的哲学实在——自然秩序的本质。

  山水画艺术家的哲学理念就是在人和自然的关系中,完成对物质世界的超越,以实现精神的完满。这就是对“道”的体悟,在这种理念下,线自由的根源意味着心灵的自由,线的痕迹意味着心灵的痕迹。线的这一观照方式,实际上是在体现着道的自然秩序和生命的本质。这种心灵的观照,超越了对客体世界现象的知识、理性技术认知,而上升到对客体图景背后所含有的“道”的体验。中国美学的主体心灵超越即解放了艺术家的心灵,又解放了心灵体验的他者,也同时解放了作为媒介的艺术。线和艺术家的心灵顽强的捆绑在一起,共同达到精神世界的高地。线作为语言,作为艺术的表现本体,就在线的不断聚集中形成了一种艺术的内在形态和气质。这种气质意味着艺术结构、形式和组织的最后风格的实现。这就是“道”的风格。

  中国艺术的独特气质就是自由的线条。线条作为中国古代艺术的叙事方式,它的存在体现出一种艺术形式的自由。线作为一种痕迹,表现出艺术家在感受客体对象时,把对象转化成了自由的线条象征。艺术家对线聚集的运用没有被对象所束缚,而是对客体世界进行简化和超越,以完成“意”与“境”的表达。这种自由倾向使艺术内在的叙事靠近了哲学的怀抱,完成了精神叙事的自由。

  参考文献:

  1陈传席。中国山水画史[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1:26。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