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的作文7篇

时间:2018-06-28 12:12:15 状物 我要投稿

关于面具的作文7篇

  篇一:面具

关于面具的作文7篇

  早上,无聊的在街上闲逛着,一段话使我停下了脚步“没关系,坏了就坏了吧……”转过头,看见一个一手拿着公文包,一手拿着手机在讲话的人。是有人把他什么东西弄坏了吧?他嘴里说着不要紧,脸上的表情似乎出卖了他,一脸的盛怒。明明是生气啊!为什么要装着不在乎呢?

  突然想起了似乎自己也经历过这种情况。

  某次下午,表弟来家里玩,他可是破坏大王,什么东西到他手里没过多久,就会粉身碎骨了,他自然就成了我的重点防护对象,我的房间便成了他的禁区。

  百密必有一疏啊。我被老妈叫到厨房里帮忙,以为短短的几分钟小魔王是没有作案时间的的。可悲剧还是发生了。“啪——”一个物品掉到地上的声音,我心里感觉到了不妙,冲出了厨房,看见了我房间的门半掩着,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的。天,小魔王还是作案了!心里哀嚎了下,责怪着自己的不小心,冲进了房间。

  地上静静躺着水晶杯的遗体,那是前几天老妈刚从外地给我买回来的啊,我一直爱不释手,小心保护着可是现在……怒气漫布全身,我举起手,想挥过去的时候被一个人拉住了,老妈。我感觉到了不解,老妈向我摇了摇头,无声的低下头去捡碎片。

  接下来的事情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姨一直向老妈说对不起,小表弟的哭声,和老妈说的:“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吗?老妈心疼的表情我还是记忆犹新的,突然觉得自己看不清老妈了,她像是戴上了一个厚厚的面具。

  “午夜传来的声音……”手机铃声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我看了看那个位置,刚才拿着手机的人已经不在了,但我心里多了分沉重。看了看来来往往的行人们,感觉都看不清他们的脸了,像是被一个厚厚的面具遮挡住了一样。

  自己何时也曾带上过这个面具了呢?

  明明不想借给别人东西,却为了所谓的面子,答应。明明很生气,却装着不在乎……天!这个面具使我恐慌了。

  这个面具叫做——虚伪。

  篇二:面具

  如果说“人之初,性本善。”那么有些人长大之后是不是带上了一块摘不下的面具?而在这块摘不下的面具上又带上了一块可以摘下的面具。这块可以摘下的面具是为了掩饰那块摘不下的面具的。

  毕竟,那块摘不下的面具是被强迫戴上的,或许用诱惑更为合适。当我们小时候就在不知不觉中被烙上了一块摘不下的面具,后来才发现这块面具有些丑陋,至少在用道德传统来衡量时有些丑陋。于是,便用了一块虚伪但美丽的面具来遮掩。

  有个故事说的好:有一天,真实和谎言一起去洗澡,,当谎言洗完澡后就穿上了真实的衣服走了,而真实洗完澡后不愿去穿谎言的衣服。从此人们便愿意接受穿着真实衣服的谎言,却不愿接受裸露裸的真实。

  当你被烙上了那块摘不下的面具之后,你是不是与谎言类同了。当你为了掩饰那块摘不下的面具而戴上了一块可以摘下的面具之后,你变变成了穿着真实衣服的谎言。

  因为你是穿着真实衣服的谎言,人们都接受了你;但你明白,人们接受的只是你身上那件真实的衣服。所以,你经常害怕那件真实的衣服被扒下,你那块用来掩饰的面被揭开。怕戴着一块自己也不情愿戴的丑陋无比的自己暴露在人们面前。

  有些时候,你也驾驭不了那块摘不下的面具,他给你带来的“欲”让你身愿与心违,最后你发现这个“欲”让你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和努力却什么也没得到,或许得到的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怎么样?戴着两块面具很累吧!那就摘下来吧,况且被烙上去的那块面具并不是你想要的。明明知道那块面具是丑陋的。摘来吧!虽然在你摘下那块被烙上去的面具的时候会很痛,摘下之后也许会留下一些痕迹,但那未必不是一种解脱。而且,真实纯朴的你毕竟美丽。

  篇三:面具

  寂静悄悄无声息来临,笑声轻轻飘扬离逝。

  一点儿也不留恋的,一点儿也不心疼的,冷风入侵寂寞来袭,而水波上的月牙,静静地摇曳,鲜为人知,她来不及披上华丽的外装来到了这个世上,第一次地,她卸下了伪装的面具。

  我一直天方夜潭的感觉,娴静的上帝赋予我们每个人一个伪装自己的面具,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上,给了我们面具,但并没有赐予我们伪装的能力,生物的应激性和后天学习行为就是我所要解释的。上帝很温柔的带着面具,伪装善意地给予我们面具,魔力般的将我们催眠,不是贬义词。只要我们够勇敢,可以很骄傲地卸下面具,很真实的地生存,不用刻意,,不用掩饰,不用怀疑,有阳光般的温暖呈几度斜射如脸庞,这种感觉很在很切,不用幻想也不是虚构,就连微笑都可以很美。

  戴上属于自己的面具,“完美”的去生存着,去生活着。这种完美该怎样去诠释?我们到底需不需要这种完美?一直在答案中徘徊,左边的答案和右边的答案在拔河中。

  也许,是需要面具。才发现,无论做什么事,只有真心付出才能有收获。以前总是抱怨自己的画技不好,羡慕别人秀出的杰作,我有中想战胜的意志,于是,经常偷偷的行云流水般的三下五除二完成临摹,但画完后才知道出了丑,于是又怪自己的笨笨。所以,也许是应该带上面具,很用心的去生活,创造属于自己的完美。

  又也许,我们应该卸下面具。也许化妆舞会的人之间隔着千变万化的面具,有着无限的幻想和美好,但是,哪个才属于真正的你自己?虚伪的美丽终究是虚空的,就算你有面具可以创造出美丽也只是在戴上面具时才有的绚烂。

  风划过美丽一道道,月抚过安静一层层,雨飘过迷雾一缕缕,隐隐约约地,若隐若现地我看见水波上的月牙,静静地摇曳,她重新换上华丽的外装来到了这个世上……

  篇四:面具

  与其说每个人都喜欢戴面具,还不如说那时迫不得已的;与其说你生下来就戴着面具,还不如说整个世界就是一个面具馆。人人都戴着面具,就像参加一个盛大的化装舞会,不同的是:这场舞会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不同的角色都登台演出了自己最拿手的绝活,上去了又下来,不变的是那千篇一律的面具。好似没有一丝瑕疵,用五颜六色掩盖着它本质的丑恶。但它也会在你需要的是不由自主地挂在脸上,你会有安全感,有安逸,顺畅的感觉,可好景不常,当你一个人站在镜子前却看不到那张熟悉的脸时,顿时间山崩地裂,曾经以为自己拥有全世界,此时却连自己究竟是谁都分不清。

  曾经很羡慕蜗牛,有着重重的壳,能够在任何时候保护自己,可后来才明白,那不是它想要的,因为只有丢掉保护才能真的长大!

  丢掉自己的面具,抬起头,天就要亮起来!

  篇五:面具

  一个明媚的下午,我慵懒的坐在藤椅上,望着窗外,阳光透过树枝,落下了斑驳的树影,跳跃着,星星点点。手有意无意拿着小勺搅动着醇香的咖啡。

  脑子里不知在想什么,不经意间瞥见了窗外,一个小孩手里拿着一副面具,兴高采烈地玩着。面具……瞳孔突然放大了几倍。面具吗?我也有一幅假面具,那是用来伪装自己的,假面具,听起来真的很可笑。我想笑,可是却笑不出来。脸突然变得阴霾,思绪飞到了学校。在学校,我是老师同学眼里的乖乖女,开心果,我好像不知道忧伤两个字怎么写,再或者说,我是……完美,对,完美,而事实上我根本不完美,又有谁是完美的呢?六年级快过完了,当一次次经过学校大门前,我都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想逃离,逃得远远的,也许是不想与同学们分开吧。小时候,曾幼稚的以为,这世界永远没有离别,原来相差这么远。在学校里,我变得越来越忧郁,我试着改变自己,可,没有办法。我只有一遍遍安慰自己,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在黑暗里,我试图揭开那个面具,可它好厚,都让我变得不认识自己了。我一边又一遍问自己,可以吗,我能够揭下它吗,吧嗒,吧嗒,泪水顺着脸颊留了下来,答案是:不!

  面具随时会让我的理性消失,变的可怕,变的阴险。人都有面具,戴在脸上,永远不肯摘去。面具很可怕,但是我又不得不用它来掩饰自己,随之,我会变的阴险,有心计,原来的自己就被这个假面具吞噬了,不知不觉的步入了陷阱,假面具永远都是人的伪装,也永远是人所最惧怕的。它让我不敢正视自己。我揭不下来我的面具了,只有竭力隐藏住自己。

  “女儿,喝完咖啡了么,快点来写作业!”妈妈的话将我从回忆里勾出,一如既往的甜甜嗓音:“好了,我马上过来。”手中的咖啡早已经凉了,心,也凉了。如果有来世,下一轮回,我希望好好地做一回我自己……

  窗外,天依旧明媚。

  篇六:面具

  我本该欣赏这世上的一切,看那些娇媚的蝴蝶亲吻在阳光下看似比追求者更为闪亮迷人的花儿。看那些长的并不高大让巨大的庞然大物似轻微一碰就失去一切的草儿。看那些走路并不稳当,似醉汉踉踉跄跄,咧开嘴笑,却露出那一排未长齐牙齿的小孩。也许这样活着,才谓“真实”

  现在的我对待这一切生灵太为陌生与懵懂。我该埋怨,上天,将太多的多愁善感注输于我;上帝,将我铸就为一个罪人,从天至下;自己,将面具缝纫在皮上,虚伪的做这丑恶的举动,将他人蒙骗的只有点头相信。演戏是我常用的一种伎俩,愚弄他人最美丽的情感。也许我得到的也有施舍与同情,但这些根本构成不了影响,我不会在乎。一部没有开始,没有结尾,只有高潮的电影,阴险的女主角无情的玩弄着身边的每一个深深爱自己的人。没有人知道她为何会如此,亦不会有人知道真正的'她,在哪!

  我恨,恨自己的丑陋将那一池纯真的永浴爱河所污染。我是妖精么?为何我的心会如此可恶?眼神的冰冷已锋芒毕露,还是高傲的翘翘尾巴将一切重新装饰;口口声声称自己会变好,摘下面具,做回纯朴的自我。可我还是重重跌回崖谷,看到再次伤痕累累,遍体鳞伤的自己,放声大笑,尖锐的笑声在这渊谷中回荡。

  既然摘下面具,注定做不到,何必一次一次的折磨这有血有肉的躯体?既然这张面具是自己扣上的,又怎能怨恨?无数次酒精的麻醉有何用?无论怎样的变迁,面具都不会消失,它还是会无肆的摆弄已没有任何思想的“我”,欲哭,已无泪。

  面具下的我与带上面具的我浑浊在一起,已无处分晓。甚至连我自己都已忘却什么才是我,丧失了那真实的自我,是福是祸,已无所谓。那张柔软且光滑的表皮,已化为乌有,我不再乞求找回那张表皮,而是用面具取代那张皮,活在虚伪的生活中,纵使被伤的千疮百孔,快乐一定会更胜一筹,我坚信。

  春天的风儿总是那么温柔,吹在每一寸肌肤上,都是美的享受。用手指触摸脸颊,风儿,你猜,你吹过的这里,是什么?

  篇七:面具

  面具是伪装的工具,带上面具无论是欢乐还是悲伤,无论微笑还是流泪;带上面具是坚强还是懦弱,都无人知晓,面具也许是坚硬的盾牌;可使用如此坚硬的盾牌,得付出沉重的代价!

  从前有个人叫小丑,他长得很丑,所有的人都嘲笑、所有的人都远离他,他从小都活在别人的嘲笑中,不过他很坚强,他相信总有一天,别人会接受他的,不会因为他丑而排斥他的。可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而是残酷的,过去了很久很久,他想象的那天还是没到来,那天好像离他好远好远,仿佛不会到来!

  直到有一天他到海边见到了一个面具,他觉得那个面具在召唤他,让他把面具戴上,他犹豫了许久,最后他决定戴上面具了,在他戴上的时候,听到面具说:如果你把我戴上了,只有死才能把我摘下来,否则你得付出沉重的代价,想好了!小丑还是决定戴上它,无论多大的代价,他都愿意付出。自从小丑戴上面具后,所有人都不排挤他和嘲笑他了,他觉得这就是他所想的。

  小丑还有了段自己的爱情,可好景不长。小丑有个喜欢的女孩叫小敏,那个女孩非常漂亮也非常可爱;小丑与小敏交往了一段时间,小敏提出了让小丑摘下面具的要求,小丑犹豫了,因为他想起了面具所说的话, 只有死了才能摘下面具,否则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是否要摘下面具呢?小丑犹豫了非常之久,最后他还决定了摘下面具,在摘下面具的那时,面具说了:你在没死的时候摘下我,你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的,记住。说完时面具被摘了下来;小敏见到小丑的样子时笑着说:好丑哦!之后转身走了!留下小丑默默的望面具,说:面具这就你所说的代价吗?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 只有死了才能摘下面具,否则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面具再次说起这句话,小丑明白了,他选择再次戴上面具生活。

  直到死后小丑还一直戴着面具,没过多久面具自动消失了; 原先戴上面具是因为觉得自己丑陋,戴上面具是为了不受到伤害,也许这是坚强的决定;可摘下面具后受到了创伤,又戴上面具时,那就是懦弱!

  面具是虚伪的座右铭!一旦你选择了戴上面具就是选择放弃面对,一旦你选择带上面具就是选择逃避;戴上了面具就无法摘下来,如果摘下来就得付出沉重的代价,这就是 坚强 与 懦弱 背后的惨痛代价!

【关于面具的作文7篇】相关文章:

1.关于面具的作文

2.关于面具的小学作文

3.关于面具的高中作文

4.关于面具作文汇总

5.关于面具的初中作文

6.关于面具的作文-以面具为话题的作文500字

7.面具作文

8.面具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