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作文

时间:2018-08-18 08:49:58 状物 我要投稿

关于面具作文汇总

  面具是伪装的工具,带上面具无论是欢乐还是悲伤,无论微笑还是流泪;带上面具是坚强还是懦弱,都无人知晓,面具也许是坚硬的盾牌;可使用如此坚硬的盾牌,得付出沉重的代价!小编精心为你整理了关于面具作文,希望对你有所借鉴作用哟。

关于面具作文汇总

  篇一:面具

  从前有个人叫小丑,他长得很丑,所有的人都嘲笑、所有的人都远离他,他从小都活在别人的嘲笑中,不过他很坚强,他相信总有一天,别人会接受他的,不会因为他丑而排斥他的。可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而是残酷的,过去了很久很久,他想象的那天还是没到来,那天好像离他好远好远,仿佛不会到来!

  直到有一天他到海边见到了一个面具,他觉得那个面具在召唤他,让他把面具戴上,他犹豫了许久,最后他决定戴上面具了,在他戴上的时候,听到面具说:如果你把我戴上了,只有死才能把我摘下来,否则你得付出沉重的代价,想好了!小丑还是决定戴上它,无论多大的代价,他都愿意付出。自从小丑戴上面具后,所有人都不排挤他和嘲笑他了,他觉得这就是他所想的。

  小丑还有了段自己的爱情,可好景不长。小丑有个喜欢的女孩叫小敏,那个女孩非常漂亮也非常可爱;小丑与小敏交往了一段时间,小敏提出了让小丑摘下面具的要求,小丑犹豫了,因为他想起了面具所说的话,“只有死了才能摘下面具,否则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是否要摘下面具呢?小丑犹豫了非常之久,最后他还决定了摘下面具,在摘下面具的那时,面具说了:你在没死的时候摘下我,你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的,记住。说完时面具被摘了下来;小敏见到小丑的样子时笑着说:好丑哦!之后转身走了!留下小丑默默的望面具,说:面具这就你所说的代价吗?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只有死了才能摘下面具,否则会付出沉重的代价”面具再次说起这句话,小丑明白了,他选择再次戴上面具生活。

  直到死后小丑还一直戴着面具,没过多久面具自动消失了;“原先戴上面具是因为觉得自己丑陋,戴上面具是为了不受到伤害,也许这是坚强的决定;可摘下面具后受到了创伤,又戴上面具时,那就是懦弱!”

  面具是虚伪的座右铭!一旦你选择了戴上面具就是选择放弃面对,一旦你选择带上面具就是选择逃避;戴上了面具就无法摘下来,如果摘下来就得付出沉重的代价,这就是“坚强”与“懦弱”背后的惨痛代价!

  篇二:面具

  人们都说,人的本质是善良的,而我却说,人没有本质的,人在一开始的时候是出去空白的状态的。是世俗,它给我们锻造了一副副面具,并且逼迫我们戴上它。在戴上之后,我们就拥有了某种特质。

  所以说人人都戴着面具,或多或少,或简单或繁复。而越是诡计多端的人,所戴的面具就越简单。因为他们因为他们是把自己深深的隐藏起来的,让人看不穿,猜不透。相反的,越是诚恳老实的人,他(她)的面具就越繁复,他(她)会把自己的想法和看法都写在面具上,让人一览无余。

  其实,无论危机多端也好,还是诚恳老实也罢,它也都是一副面具在摘掉这副面具后,人也就回归到最初阶段。当然,任何人都无法做到这点,因为,人是有梦想的。

  在接触了一中新事物后,我们手中就会多一副面具。然而可笑的是:大多数面具都是我们亲手给自己戴上的。也许我们并不知道手中何时有多出了一副面具,但在我们熟悉它后,还是会在需要它的时候习惯性的戴上,并在适宜的时候取下。

  我们不会舍弃任何一副面具,即使是有许久未曾使用过它。但它潜伏在你的心底深处,会在你需要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你手中,并且诱使你戴上。而你,对此,表现为,顺从。

  面具,一种生不带来,但死会带去的东西。一种人人都拥有的东西,它让我们都活在虚伪的世界中,接受着别人虚伪的一切。也许,只有自己可以相信,也许,连自己都是不可靠的!是对是错,是真是假,听天由命。

  篇三:扯下面具

  走过岁月我才发现,世界多不完整。真情或假意都有一些错觉。谁没受过伤,谁没流过泪。我们又何必躲在面具后,自苦又自怜呢!

  当生命风轮开始转动的时候,不管你情不情愿都要过完一生。也许你会选择沉默,戴着面具躲避命运的考验里也许你是畏惧失败,不曾向别人袒露心扉。压抑的思绪让你不再理智。遗失的美好就只能化做海市蜃楼。

  切莫等朋友离去后方知悔恨,这伪装的面具不值得我们付出这沉重的代价。请扯下那虚伪的面具,让阳光重新抚慰你的心灵。抬着头,我们也能撑起一片自我的天空。

  你是否已厌倦尔卢我炸的盛会,那日日夜夜撑着面具睡,是否让你心力交衰。你不妨借鉴别人的生活,也许你会恍然大悟。在蚂蚁帝国中,从来没有谁用面具伪装自己。然而在这正确的举措下,换来是昌荣、和谐和成功。蚂蚁觅食,在历经艰辛找寻到食物后,不曾有谁自私地中饱私囊,都会费尽周折地转告同伴,齐心协力地把食物运回巢穴,

  共同分享这胜利品。在没有面具的阻碍下,这生活会变得更流畅更和和谐。蚂蚁遇难,在熊熊烈火中,不曾有谁畏缩过。再彼此达成共识后,成年蚂蚁会挺身而出。在智慧与真情交融后,成年蚂蚁会用自己的身躯,把有效的蚂蚁裹在里面。所有蚂蚁聚集在一起,卷缩成一个小球。滚出这烈火之中,这绝地逢生的策略,为这群蚂蚁保存种族的希望。

  死里逃生后的蚂蚁群。凭着互相交流、互相帮助。又掘起这生生不息的希望。在这没有伪装面具的动物世界中,你看到了什么?又学会了什么呢?沉重的面具,也许是心灵脆弱时,用来掩饰的一种道具。

  但是生命在与真诚,勇敢面对困难是一种更为理智的方法。面具,也许能给你带来少许的安全感,但更多的是痛苦。你看,面具看ide那双眼睛再眼泪,寒风刮落了枯叶;你听,面具下的心灵在呻吟;老树再寒风中哀嚎。清扯下那陈志那个的面具吧。,春天已不再遥远!

  篇四:面具的世界

  一个小孩天真地对另一个小孩说:“你看我的小熊面具可不可爱,我妈才给我买的,呵呵……”

  一个大人愤怒地对另一个大人吼道:“你这个带着假面具的伪君子,一辈子欺世盗名,我永远都不会放过你……”

  在我小的时候,我经常会缠着妈妈给我买面具,然后就会拿到幼儿园去炫耀。在幼儿园里大家还一起着面具玩游戏,我们还会把面具交换着戴。有一次,我们的教材里有一个要求自己做面具的手工材料,我要做的是美猴王孙悟空,一个晚上便大功告成。第二天到幼儿园,老师给我打了98分的高分,让我乐得合不拢嘴。从那以后,我也就独独钟情于那个美猴王面具了。

  面具给孩童的我们带来了很多的快乐。

  前几天,我翻箱倒柜的'找一个笔记本,笔记本没找到,倒是把那个面具找到了,勾起了我快乐的回忆。我把美猴王面具戴上试了试,发现小了很多,这才清醒:“哦,原来我长大了。”这也才发现,我现在对于面具也已经不再有那么狭隘的解释了。

  我们都长大了,也就不再单纯了。我们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和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当我们悲伤又不想让别人知道时,我们就戴上快乐的“面具”;当我们没考好又不想让父母难过时,我们就戴上高兴的“面具”;当我们孤独又不想让同学嘲笑时,我们就戴上朋友满天下的“面具”。我们又有谁没有戴过这些面具呢?快到考试的时候了,明明复习好了,偏偏又要戴上我没复习的“面具”,让别人想:他没复习,我也不复习。我们身边又何尝没有这样的人呢?

  让我们摘下面具,以真诚的心去面对每一个人。

  儿童的世界里,没有面具便没有了乐趣。成人的世界里,有了面具就有了欺骗。没有面具的世界不会完美,有了面具的世界不再完美。

  篇五:看不清自己的面具

  已经分辨不清到底哪个面孔才是自己的。是在家里拿弟弟当出气筒的暴怒,还是在学校里文文静静,努力搞好同学关系的文静呢,亦或是每次放学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家的孤独呢?呵,才几年的时间,我就造出了好多面具,面具越来越多了,戴在脸上也很久了,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揭下来,找到也许已经很陌生的我呢?

  第一层面具:笑容

  这是我打造的第一副面具。这副面具只有在学校时才戴的。早上来到班级看到老师,笑一下。其实我根本不喜欢老师。同学讲笑话的时候,笑一下。其实那个笑话我已经听了好几遍了。看到同学取得好成绩时,笑一下。其实我心中充满着不屑。笑一下,笑一下,即使面对着最讨厌的人也要笑一下。人生多么不容易!揭了它!

  面具落了,我还是看不清自己。

  第二层面具:专注

  一直以为只要装着专注的样子,无论谁都会认为你很用功。于是,我学会在上课时专注地盯着老师的脸。其实老师的脸一点也不好看。做作业时,专注地拿着笔,慢慢地写着。到头来,却连自己到底在写什么也不知道,写它仅仅是为了交差。课间,抱着一本厚厚的书,专注地看着,给别人造成假象了,其实我也只是在看言情小说罢了,只是比起别人更象那么一回事而已!专注?呵,可有可无的东西,戴着它,只是徒增负担罢了。揭了它!

  面具落了,我依旧看不清自己。

  第三层面具:宽容

  “没关系”真难以相信这个词竟频频被我使用。其实我是个会计仇的人,在小学的时候,你用我的雨伞打架那件事,即使你忘了,我也不会忘记的。即使你并不知道雨伞是我的,我照样会记得。走路时被同学踩到鞋子,他还没说对不起我就已经说没关系了。除了没关系我还能说什么呢?写字时,被人撞到了手,无意中纸上多了那么一道显眼的痕迹。却还要忍住脾气说对不起。其实很讨厌,每次他都撞到了我。心爱的笔被朋友弄坏了,碍于面子,说没关系,到底不是自愿的。宽容?太累了,揭了它!

  面具落了,我更看不清自己了。

  ……

  面具后面的面具,撕不完。它太多了,同时它也太……重要了。

  仅仅几层面具的剥落,我就“享受”了很多冷眼。那种冷,直让我骨子里毛毛的,即使穿再多的衣服,照样包不到脸,依旧很冷。面具没了,我要找到它!因为面具落地越多,我越看不清自己,越觉得自己的丑陋,也越需要更多的面具来遮住我身上的丑。

  篇六:面具

  寂静悄悄无声息来临,笑声轻轻飘扬离逝。

  一点儿也不留恋的,一点儿也不心疼的,冷风入侵寂寞来袭,而水波上的月牙,静静地摇曳,鲜为人知,她来不及披上华丽的外装来到了这个世上,第一次地,她卸下了伪装的面具。

  我一直天方夜潭的感觉,娴静的上帝赋予我们每个人一个伪装自己的面具,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上,给了我们面具,但并没有赐予我们伪装的能力,生物的应激性和后天学习行为就是我所要解释的。上帝很温柔的带着面具,伪装善意地给予我们面具,魔力般的将我们催眠,不是贬义词。只要我们够勇敢,可以很骄傲地卸下面具,很真实的地生存,不用刻意,,不用掩饰,不用怀疑,有阳光般的温暖呈几度斜射如脸庞,这种感觉很在很切,不用幻想也不是虚构,就连微笑都可以很美。

  戴上属于自己的面具,“完美”的去生存着,去生活着。这种完美该怎样去诠释?我们到底需不需要这种完美?一直在答案中徘徊,左边的答案和右边的答案在拔河中。

  也许,是需要面具。才发现,无论做什么事,只有真心付出才能有收获。以前总是抱怨自己的画技不好,羡慕别人秀出的杰作,我有中想战胜的意志,于是,经常偷偷的行云流水般的三下五除二完成临摹,但画完后才知道出了丑,于是又怪自己的笨笨。所以,也许是应该带上面具,很用心的去生活,创造属于自己的完美。

  又也许,我们应该卸下面具。也许化妆舞会的人之间隔着千变万化的面具,有着无限的幻想和美好,但是,哪个才属于真正的你自己?虚伪的美丽终究是虚空的,就算你有面具可以创造出美丽也只是在戴上面具时才有的绚烂。

  ……

  风划过美丽一道道

  月抚过安静一层层

  雨飘过迷雾一缕缕

  隐隐约约地,若隐若现地我看见水波上的月牙,静静地摇曳,她重新换上华丽的外装来到了这个世上……

  篇七:我们的面具

  在江南水榭,那伶人用面具藏起了自己的悲喜,只有用歌声来泣诉自己的孤独。

  台上,歌声悠悠荡荡,宛如仙乐;台下,人头攒动,空气好似凝固一般,悄无声息。

  人们安静的听着,看着,却无人知唱歌者正是皇宫里突然消失的王子,更无人知道伶人的痛楚,人们所知道的不过是一张银色的华丽面具,从不言语,从不停留,面具似笑非笑,非男非女,还透着些许落寞的情感。

  无鸾就是用这面具,遮住脸上的悲,心里的痛,以及每个毛孔散发的疑惑和恐惧。

  在夜宴这部电影还未上市时,我已将此书来回看了好几遍。印象最深的无疑是那张银色的面具,如一只受伤的白狐,而令我最为震撼

  的便是无鸾对婉后的那些话,戴面具表演是最高境界的表演。不戴面具,喜,怒,哀,乐简单的写在演员的脸上,要笑,哈哈!要哭,呜呜!生命成了形而下的模式;带上面具,伟大的艺术家能够让人在没有生命的面具,感觉到最复杂,最隐秘的情感。然而,于现实社会中,很多的人都是那伟大的艺术家,时刻带着无形的面具。

  我们从天真,纯洁的孩童渐渐的长大,成熟,面临社会,生活带来的幸福或悲伤,快乐或痛楚,也开始与其他人建立各种关系和情绪:欢愉,沮丧,拉扯,热烈,不甘,焦虑,狂喜,愤怒,嫉妒,感动,托付,犹豫,压迫,渴望,怜悯,恐惧,拒绝,制约,疼惜,忽略,背叛,原谅,爱恨嗔怨,悲欢离合

  而后人们经历的多了,所认识的,所感叹的便多了。那些孤独,寂寞,伤痕,死亡,别离思恋,等待,稍纵即逝的温情和绵延永恨的绝望,刺痛很色的眸子,累了,痛了,断了人们学会了如何去保护自己,如何与喧哗的城市中炫彩夺目,如何跟好的将悲喜藏与心底,如何以假象来维护自己的利益难以琢磨的微笑,虚情假意的哭泣

  这个时代科技的进步,脱离了人自身心灵的进步。财富和权利都与他者的血泪联系在一起。政局,喜剧和丑剧混合的人世,虽然更加丰富而曲折,但缺少动人心弦的真切感情。

  罢了!罢了!虚假的面具。

  篇八:表弟的面具

  我表弟今年9岁,有好几副“面具”,不信,就来看看吧!

  大人在家的时候,表弟连忙收起调皮的样子,换上认真学习的“面具”。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作业本,一动不动。那样子像极了小猪见到食物的眼神。手上不知在胡乱写着什么,装出很乖的样子。之后嘛,就是“大人不在家,小孩称大王”……

  在和我为了看哪个台争吵时,姑姑来了,表弟急忙换上委屈的“面具”,马上说:“我先拿到遥控器的,她偏跟我抢。我委屈极了,正要争辩。姑姑急忙说:“他比你小,你要让着他。”我气极了,表弟却火上浇油地冲我做鬼脸。

  每当下午,楼下响起“蛋葱香”音。表弟他马上抓起他仅剩的零花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楼下,大声喊:“走啊,我要一个蛋葱香。”小贩切火腿、放番茄和鸡蛋、葱时,表弟俨然是一副贪吃的“面具”了。当表弟打着饱嗝,心满意足的上来时,又变成一副很乖的“面具”,大人们又会放心地干自己的事了。

  怎么样?我的表弟的确有好几副面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