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家2500字作文

2500字 时间:2018-10-23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2500字】

  我们家是一个大家庭。有爸爸,妈妈,大妈,三个哥哥,一个妹妹。我爱他们每一个人!

  我爱我的爸爸。

  我爸爸是个老兵、老军人。我对爸爸的爱,更多的还是尊敬他老人家。

  一提到爸爸,我的眼睛就湿润了……眼前浮现出爸爸一头的白发,棱角分明的脸庞,锐利的目光,嘴角边透出的严厉。他不象石光荣那么脾气暴躁,风风火火。但是,爸爸绝对是严肃而果断的人。他决定的事情,右手在空中一挥又拍在桌子上,说:“就这样!”我们家的所有事情就“就这样!”了。

  爸爸在家的神态和口吻,也象在他的军营里一样,对我的三个哥哥是连名带姓的直呼,就象叫他的兵一样。对妈妈也是连名带姓的叫。妈妈叫爸爸老l。爸爸和我们说话最多的时候,就是我们汇报自己的情况时,他要来回仔细的询问,而且他都能记下。你这次回去汇报自己的情况时,他会把你上次说的话和事情拿出来问你,他要核对清楚。

  爸爸的书房就象一个办公室或者是会议室,不太熟悉的人去我们家,感觉象到了工作单位。可是,爸爸喜欢这样。我们给他买的礼品,本想给他点缀他的书房,可是,如果不合他的心意,你是放不进去的。只能交给妈妈放进卧房或客房。

  书房还是爸爸“接见”我们子女和小辈的地方。平时,哥哥们回家,要去书房见爸爸。爸爸起身和哥哥们握手,哥哥们要双手握住爸爸的手。如果是比较大的节日,象春节、元旦、爸爸的生日等,还要给爸爸行军礼。逢年过节,家里人集中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拜见”父母就会用时间很长。哥哥要行礼握手,嫂子要鞠躬,然后是亲爸爸的手或者用脸贴爸爸的手,孩子们要上去亲爷爷的双颊。对妈妈是拥抱和亲吻。按照年龄的长幼,一家一家的来。最后,轮到我和妹妹时,我们对爸爸就会“放肆”一点。我和妹妹享受孩子们的待遇,可以亲吻爸爸的双颊,和爸爸久久的拥抱。爸爸也会轻轻的抱一下我和妹妹,拍拍我和妹妹的背,以示:可以了,可以了。

  我爱我的妈妈。

  我小的时候身体不太好,再加上我天性的善良和乖巧,更是深得父母的偏爱。所以,当说到妈妈的时候,我感觉妈妈就在我的眼前,我就想扑进妈妈的怀里,肆意的撒娇、流眼泪,让妈妈亲我,疼爱的为我擦眼泪……

  我爱我的妈妈,是因为她给了我生命。我还深深的感激她。妈妈有一句话经常说:“小青,来,让妈妈看看。”我就会站开一点,让妈妈上下左右的看,还会夸张的做一些姿势逗妈妈。我知道,我象妈妈的地方多,但是,比妈妈年轻的时候还要漂亮。妈妈是满意的。

  我虽然已30出头,自己也是妈妈了。但是,我每次回家都要和妈妈一块睡一两天。我喜欢把头埋在妈妈软软的、温暖的怀里,和妈妈说着知心话。妈妈慈爱的抚摸着我的头发,问我这个,又嘱咐我那个,我用手搂着妈妈的腰,就这样睡得特别香……

  这次十一我回家看望父母,我和妈妈一块睡觉的时候,妈妈抱着我说:“小青,你要懂事了,要听话。你爸爸年龄大了,人都有要走的那一天,你不会让我和你爸爸为你担心吧。”妈妈她最知道女儿怕什么,承受不起什么。我怎么能让父母为我担心?我为我的家人,我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

  妈妈说的“走”,让我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一天晚上,我打了一盆热水,来到爸爸的书房。不由分说的托起爸爸的脚,脱下他老人家的袜子,给他洗脚。爸爸不停的说:“这孩子。行了,行了。”我的眼泪也不停的流下来。我低着头,细心的给爸爸洗着脚。我多想为他老人家,多敬一些女儿的孝心。

  我爱我的大妈。

  大妈是我爸爸的前妻,也是我三个哥哥的生母。

  逢年过节,我们一家人隆重的聚在一起,爸爸讲话的时候,爸爸总是着重的说:“你们的妈妈——大妈是我们家的功臣!”

  我从小就对大妈怀着深深敬重的感情。

  我敬重大妈。大妈一直是和我的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的,照顾爷爷奶奶50年了。我们子女对大妈的敬重之情,都是从爸爸和妈妈对大妈的态度上培养出来的。爸爸对大妈也是直呼其名,妈妈叫大妈“大姐”。在礼节上,爸爸和妈妈对待大妈的礼遇和爷爷奶奶是一样的,都是深深的一鞠躬。大妈在家里的威望是代表爷爷奶奶的,大妈的意见就是爷爷奶奶的意见。大妈话不多,胖胖的体态,慈祥的面容。大妈和我们是住在一个大院的。我们做子女的回家看望老人,除了看爸爸妈妈,去看大妈就等于去看爷爷奶奶了。大妈在我们心中,包括我的三个哥哥在内,更多的是一种威严的形象。而我们的妈妈,在我们的心里,却是亲切、温和的。

  我爱我的大妈。我虽然很小就知道了,我、妹妹和哥哥们不是一个妈妈。但是,从来也没有让我们感觉它是一个“事情”。仿佛觉得:年长的哥哥们就应该是年长的大妈生的。我是妈妈生的,也是大妈生的。

  我们家一直就有一个规矩:不知道是爸爸妈妈定的,还是大妈定的,多少年了一直就是这样,哥哥们回家,包括从前未结婚之前,都是住在爸爸妈妈这边。到大妈那边,是去看望爷爷奶奶和大妈的。

  但是,我在我们家是一个特殊。我是爸爸妈妈和大妈手里的一根线。我们这个比较特殊的家庭和我的性格特点,都决定了我这个角色。我也很知道自己的作用。

  大妈对我的三个哥哥,不及对我的宠爱。也许哥哥们是男孩子,大妈想让他们更多的得到爸爸的教育。也许因为我是妈妈生的,我会撒娇,大妈对我是百般的疼爱。大妈是从来不出门的,都是我们去爷爷奶奶和大妈那边。但是,只有我病了,住院了,大妈会过来。

  只有我和妹妹在大妈那边住过。当然,主要是我。我对大妈的拥抱和亲吻比对妈妈的多。我去大妈那边,都是和大妈一起睡的。和大妈说着家里每一个人的事情。该说的,我要让大妈听着高兴。不该说的,我知道,不能让大妈担心和生气。就这样,我――这根爸爸妈妈和大妈,还有哥哥们手里的线,把我们全家串的紧紧的……

  我爱我的哥哥们。

  三个哥哥大我许多,大哥和我年龄相差近20岁。有句话叫:长兄如父。所以,哥哥们在我心里的印象,特别是大哥,是很重要的。爸爸在职的时候,对我们兄妹的管教主要是靠大哥的。

  谁也不会想到,在我们这样一个军人干部的家庭里,除了从小受到非常正面的、严格的、思想品德教育的同时,对我这个女孩子,还有另一面的封建教育。站有站样,坐有坐样。我从小就知道:我是女孩子,无论站或坐,双腿绝不能叉开。特别是坐的时候,除了腿不能叉开,在长辈面前还不能把腿搭起来,背也不能靠在椅子或沙发上,要双腿并拢或侧向一边,挺直腰板,身体前倾,听长辈讲话。小的时候,偶有疏忽,从妈妈眼中看到的是提醒,看到大哥的眼光,就知道下次再也不敢了。爸爸说:他最讨厌贼眉鼠眼的人。所以,我们兄妹都知道,我们的眼光要“定”。特别是与人对话时,眼睛要平视对方,不能“走眼”。有什么说什么,眼光和表达都要坦坦荡荡。我们家“事故”比较多的是二哥。他的许多“丰功伟绩”和一般的顽劣男孩儿一样,我就不多说了。我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我看到大哥打二哥。

  一天,我看到三哥拽着二哥回来后,直接就进了爸爸的书房。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他们俩进去后,门没有关严,我从门缝里看进去:大哥一句话也没有,上来就是一个耳光,“啪!”,我生性胆小,又是娇生惯养长大,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这样。好象耳光打在我的脸上一样,我几乎要摔倒。还没容我喘过气来,大哥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来,又一个耳光打下来,“啪!”,那么大的声音。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我恢复了意识之后,看到二哥鼻子里和嘴里,有好多的血。从那以后,甚至一直到现在,我心里都有这样的担心:如果我犯下了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大哥一定也会那样打我。

  我们兄妹都知道大哥管教我们是天经地义的,谁也没有不服的。但是,我们兄妹五人的感情却是很深很深的。特别是三个哥哥对我和妹妹的疼爱是让我们感觉非常幸福和自豪的。

  今年过年时,我们回家团聚。我因为心里边有事儿,心情一直不好,就多喝了一点红酒。哥哥们其实都知道了我的事情,他们只是不说。看到我不痛快,大哥和二哥在我身边坐下。二哥还象从前一样,揪我的鼻子。我知道他们在我身边,我的眼泪顺势就流下来了。我把头靠在大哥的肩上,乘着酒劲,默默的哭着。大哥拍拍我的脸,逗我说:“我这可是三千多元的衣服啊,你给我弄脏了,要赔的呵。”我听大哥这么一说,索性就把满脸的鼻涕和眼泪,往他的衣服上抹去。大哥夸张的喊叫着,我就笑了。

  看把我逗笑了,他们也开心的笑了:“行了,小青笑了。”可是,我还是不依不饶的说:“不行,我还没好呢。”哥哥们问我要怎么样,我说:要背我才行。二哥三哥背的都很顺利,最后轮到大哥。大哥50岁了,人很胖,大大的肚子,又是一家大规模企业的董事长。可是,我是他的妹妹,我就是要他背。

  和哥哥们在一块真的非常幸福、自豪。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