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惬意的作文优美段落

优美段落 时间:2018-09-14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优美段落】

  杜洛阿认为歌尔东酒合他的口味,所以每次都让人在杯子里满斟着歌尔东。一阵甜美的快乐涌入他身上了;有一阵温馨的怏乐从他肚子里升到头上,在他的肢体上流动,透过他的全身。他觉得自己身上侵入了一种完美的舒适,一种生活上的和思想上的,肉体上和灵魂上的舒适。 ([法]莫泊桑:《俊友》第34页)

  她惊喜交集地颤抖着,小口小口地喝着杯子里的红色果子汁,一面用放心不下的闪烁眼光瞧着四周。每一颗吞下去的樱桃使她觉得犯了一次错误,每一滴由她嗓子里浸下去的辣嘴流质给她引起一阵辣火火的快乐、那种由于一场犯禁的低级享乐而起的偷快。 ([法]奠泊桑:《俊友》第124页)

  他们顺着大路走来,觉得好象凭陵着一种媒介飘然往前飞翔,有又超脱又深奥的思想,她们自身和周围的大自然合成了一个有机体,各部分都快乐和谐地互相贯彻。她们和天上的星星月亮一样地高远,星星月亮也和她们一样地热烈。 ([英]哈代;《德伯家的苔丝》第91页)

  那浅红的小圆片落在她的眉间,她的嘴唇旁,她的颈际,——又从衣领的微开处直滑下去,粘在她的乳峰的上端。娴娴觉得这些花瓣的每一个轻妙的接触都象初夜时君实的抚摩,使她心灵震撼,感着甜美的奇趣似乎大自然的春气已经电化了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条神经纤维,每一枝极细极细的血管,以至于她能够感到最轻的拂触,最弱的声浪,使她记忆起尘封在脑角的每一件最琐屑的事。同时一种神秘的活力在她脑海里翻腾了,有无数的感想滔滔滚滚的涌上来,有一种似甜又似酸的味儿灌满了她的心:她觉得有无数的话要说,但一个字也没有。她只抓住了君实的手,紧紧地握着,似乎这便是她的无声的话语(茅盾;((创造》《茅盾文集》第七卷19页)

  她每次把小册子递出去时,那个宪兵军官的面孔就闪现在她的眼前,象一个黄色的斑点,仿佛火柴在暗室中发出的亮光一般。她怀着一种幸灾乐祸的感情,在心里对他说:

  “给你,老总……”

  她递出下一包传单时,心满意足地又补上一句;

  “给你……”

  …………

  她心里琢磨着怎样把她第一次的体验告诉儿子,但是在她面前总要出现军官那张狐疑的险恶的黄脸。他脸上的小黑胡子惊惶失措地索斗动,翻着上嘴唇,下面露出一排紧紧咬着的白牙。母亲心里高高兴兴,象有只小鸟在那里歌唱,双眉狡黠地上下跳动。她很麻利地干着活儿,自言自语地说:“嗬——还有呐!……” ([苏]高尔基:《母亲》赞95—96页)

  我觉得这时我的心上的琴弦已经十二分地谐和,如听幽林凉月下的古琴声,没有紧张的、繁杀的、急促的、急越的音声,只不过似从风穿树籁的微鸣中,时而弹出那样幽沉、和平与在幽静中时而添加一点悠悠的细响。 (王统照:《阴雨的夏日之晨》《中国现代散文》上册第172页)

  你沿着树林边缘走去,一路照看着你的狗,这期间可爱的形象、可爱的人——死了的和活着的——都回忆起来了,久已睡着了的印象蓦地苏醒过来;想象力象鸟一般翱翔,一切都在眼前清晰地出现并活动起来了。心有时突然颤抖跳动,热情地向前突进,有时一去不回地沉没在回忆中了。全部生活就象一个手卷似的轻快迅速地展开来;人在这时候掌握了他的全部往事、全部感情、全部力量、全部灵魂。四周没有一

  样东西来妨碍他——既没有太阳,也没有风,又没有声音…… ([俄]屠格涅夫;《树林和草原》《外国散文选》第110页)

  受坚信礼日子临近了。妈妈托一个认识的老太太把父亲的一件旧大衣(很可能已经翻改过了的)给孩子改成一件讲究的制服。而且不惜重金,买了一双皮靴。这是他一生中穿的第一双皮靴。……此刻,他觉得自己的穿着很是排场排场,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补丁,脖子上围着一条从箱底找出来的薄呢料围巾。而靴子发出了那么悦耳的吱吱声,以至于在受坚信礼的时候,他整个的心思都用在这双靴子上,把牧师的布道全然置诸脑后了。当然,这是罪过,他多次强打起精神,强迫自己象在受坚信礼时所应该做的那样,专心事主。谁知仍然无济于事,还是无法把靴子的念头从脑子里赶走。他多么聪明,多么成熟,穿着多么神气!傍晚,他在大街上蹓跶了很久,竭力便脚下的皮靴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苏]伊·穆拉维约娃:《安徒生传》第64页)

  有一件别致的赏心乐事,我虽然在年幼的时候体验最深,现在却依然能尝到它的滋味:在风雨猛击窗扉的同时,舒适地漫谈关于风雨天气的故事。此时在窗外,风裹着雨,雨夹着雪,而室内,从纸上映入眼帘的也是风裹着雨,雨夹着雪,自己则无忧无虑,别有一番闲情逸致。

  ([英]J·B.普里斯特莱:《喜悦篇·枕边漫谈风雨天气的故事》《散文》1981年第6期第48页)

  我不能真切地说明或明确地解释,在我心中所引起的是哪一种的渴望。这仿佛是什么水流的脉搏流过了把我和广大世界连起的干线。我感到,仿佛那模糊遥远的、我和大地上一切合一的时期的记忆,又回到我的心上来了;在我上面长着青草的时候,在我上面照着秋光的时候,在柔和的阳光接触之下,青春的温热气息会从我的宽大、柔软、青绿身躯的每一个气孔里升了上来,一个新鲜的生命、一种温柔的喜乐,将半自觉地隐藏起来,而又从我所有的广漠中无言地倾吐了出来,当它静默地和它的各个国家和山和海在光明的蓝天下伸展着的时候。

  我的感觉就象是我们古老的大地,在被太阳吻着的日常生活中的_狂欢感觉;我自己的意识仿佛涌流过每一片草叶、每一条吮吸着的草根,穿过树干和树液一同上升,在喜悦的颤抖中,和在田中摇动的玉米和沙沙作响的棕叶一同展放着。

  我感到我不得不表示出我和大地的血缘联系,和我对她的亲属之爱,但是我恐怕人家不会了解我。 ([印]泰戈尔:《盂加拉风光》《外国散文选》第531页)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陶渊明;《饮酒》)第五 《历代诗歌选》第216页)

  她这一点头,

  是一杯蔷薇酒;

  倾进了我的咽喉,

  散一阵凉风的清幽;

  我细玩滋味,意态悠悠,

  象湖上青鱼在雨后浮游。

  她这一点头,

  是一只象牙舟;

  载去了我的烦愁,

  转运来茉莉的芳秀;。

  我伫立台阶,情波荡流,

  刹那间瞧见美丽的宇宙。

  (曹葆华:《她这一点头》《新诗选》第二册第54页)

  他在那里,独自一个人,虔诚,恬静,爱慕一切,拿自己心中的谧静去比拟太空的谧静,从黑暗中去感受星斗的有形的美和上帝的无形的美。那时侯,夜花正献出它们的香气,他也献出了他的心,他的心正象一盏明灯,点在繁星闪闪的中央,景仰赞叹,飘游在造物的无边无际的光辉里。他自己也许说不出萦绕在他心中的究竟是什么;他只感到有东西从他体中飞散出去,也有东西降落回来。心灵的幽奥和宇宙的盥

  奥的神秘的交往! ([法]雨果:《悲惨世界》第69页)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