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樱花落谁家散文

【www.t262.com - [第四单元]写一篇散文】

  艳红的一树樱花,灿灿烂烂,立在人家屋前。一位日本妇人在树下坐着,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她正给婴儿喂水。旁边的婴儿车里,还躺着一个婴儿。

  我轻轻走上前去,冲她打招呼,她看见我,问道:“纯子,你去了哪里,这么久?”我吃惊了,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看见我疑惑不解的神情,也不解释,只是笑了笑,放下奶瓶,把婴儿抱到车里。两个婴儿并排躺着,是两个女婴,长得一模一样,她们都在吃自己的手指头,胖乎乎的小手,可爱极了。我禁不住想亲吻她们。“是双胞胎吗?”“是的,你看护她俩,我就来。”她进屋去了。

  我逗着婴儿玩。她俩一点儿也不认生,都冲着我乐。妇人出来时手里捧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摆放着几只碟子,一碟樱花做的寿司,一碟樱花树叶做的腌菜,一小蝶酱油,一杯樱花茶,一双筷子。我竟然毫不客气地接过来就吃。

  刚刚喝完樱花茶,那一树的樱花便纷纷落下来,像下樱花雨,顷刻间,铺天盖地而落,落满盘子,落满地面,覆盖了婴儿,覆盖了妇人,也覆盖了我全身。我拍拍头发,抖抖衣襟,抬头时,妇人没了,婴儿也没了,而花依然好像要落光似地拼命往下掉,那么决绝地离开树枝。我惊醒了,原来是一场梦,而梦里的情景已多次在梦里发生。

  我不知道自己跟樱花有什么联系,为什么总是梦见樱花。睡意全无,干脆起来喝杯茶。脑子里仍是樱花。我想起了樱花的传说。传说樱花本来只有白色,而那些壮志未酬的武士选择在他们喜爱的樱花树下了结自己的生命。当明晃晃的剑刺进胸膛的那刻,随着十字刀口的爆裂,鲜红的血裹着内脏奔涌而出,武士的灵魂飘然升腾,直入云霄,而血液则缓缓地渗进泥土里,渐渐染红樱花的花瓣。樱花的花瓣越红,说明树下的亡魂就越多。而我梦里的樱花是艳红的,那么,树下该有多少亡魂呢?

  剖腹自杀在日本是受到尊敬的,不管你犯有多大的罪,如果能够剖腹自尽,都会被人们原谅。而西方国家则认为自杀是逃避,是懦弱,自杀的行为被人唾弃。我们暂且不去讨论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请跟着我的回忆,去西安青龙寺看樱花。

  三月底四月初,正是樱花盛开的时候,人们三五成群,欢天喜地地来青龙寺赏樱花,你一言我一语,嘻嘻哈哈地入园,好不热闹!一到园里便拿出手机相机互相拍照,摆各种姿势,变换各种表情,一张张与樱花的合影瞬间留在他们手机里,相机里,还有一些通过他们的朋友圈发了出去。他们似乎不是为了赏樱花而来,而是为了选择樱花作为自己拍照的背景,或者证明自己曾经见识过这份美丽。随着嘻嘻哈哈的声音逐渐减小,他们背影的离去,我的伤感来了。

  我双手合十,对着樱花,深深鞠躬,替那些游客向樱花赔罪,为他们的打扰,为他们的亵渎。我不知道樱花需要多少忍耐,才能一次次送走一波又一波前来打扰的人群。我不是樱花,不懂得她们此刻的感受,但是确定,她们一定没有好心情。因为我看过那个著名的《水知道答案》实验视频,知道水能认识各国文字,能听懂各种声音,能看懂各种图片,他们懂得一切美,需要一切美,需要爱和呵护。而各种花,包括樱花,含水比例很高,花里面的水,一定不喜欢这种嘈杂吧?继而由水组成的花,也一定不喜欢被打扰吧?

  这些樱花,是1986年从日本引进的,她们代表的是友谊,是祝福,而我们怎么能让这些友谊的使者遭受这般亵渎!我没有谴责游客的意思,“亵渎”一词似乎也用得过分了点,但换作你是樱花,还会觉得这个词过分吗?

  正如梦中所见一样,樱花寿命很短,从花开到花谢,只有一个星期。日本朋友告诉我,樱花是姬子(公主)的象征,她跟美丽的公主一样,“不求永恒的美丽,只求瞬间的灿烂”!她象征着热烈、纯洁、优雅、美丽和高尚。因为她的美,人们总喜欢在樱花树下聚会。就像我们渭南人去杨树林聚会一样,在樱花盛开时节,因为聚会的人多,所以得提前去樱花树下抢占地盘。在公司里,被派去的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们带着啤酒饮料等喝的,当然也少不了下酒菜等吃的,扛着厚厚一卷塑料布(铺在地上),在樱花含苞待放的时候就去,坚持一周,等到樱花灿烂的时刻,再通知大家聚会喝酒。

  我想象着樱花树下围坐的人群,有公司员工,有大中学生,有同家族的人,有几个好朋友……他们谈论理想,谈论未来,谈论新年新学期的打算,谈论分别后的见面……这儿我需要说明一下,日本学校4月份开学,3月份毕业。日本财政年度是从4月1日开始到下一年3月31日结束。在这段时间,有人升职加薪,有人被炒鱿鱼,有人退休回家,有人考入理想大学,有人落榜,有人被调到其他地方工作,所以聚会各种各样:欢迎会,欢送会,庆功会,结识会,离别会,分手会,见面会,慰劳会……尤其是吻别的恋人,在樱花树下相拥而泣,让人伤感。

  所以,中国人赏樱花是赏热闹,日本人赏樱花是赏情感。而我自己,赏樱花是把樱花当作美丽的公主。我喜欢樱花先开花后长叶,不像其他的花,让绿叶光合作用辛勤劳动养着自己,又让绿叶来衬托自己的美丽。樱花不仅不让绿叶衬托自己的美丽,她还把展示美丽的大树让给绿叶,当绿叶快要长出或者快要长大时,她便毅然决然地落下,给叶子留出展示的舞台。她在最美的时候让位于绿叶,这种美德,谁能具备?她的单纯,她的高尚,她的优雅,她的热烈,她的美丽,让我为之倾倒。我爱樱花!

  那艳红的一树樱花,那树下的日本妇人,那吃着小手的两个婴儿,又一次回荡在我的脑海,久久不能离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