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转角

时间:2018-02-21 09:51:01 高一作文 我要投稿

走过转角

陈奕迅的《浮夸》准时在校园中响起,但同学们并没有心思静下心来欣赏。像往常一样的,冲出了教室直奔食堂。但我却独自一人留在教室里,盯着黑板上面挂着的石英表发呆。

走过转角

“六点了,还有两个小时……”我嘟囔道。

再低头看着语文课本,毫无饥饿之感。

要不是张信明,我才不会独自在教室里胡思乱想。

经历了高二文理分科已经两个月了,在理科重点班的确很累。我第一次感到了自己是一个学渣。而张信明是个让我感觉很不正经的学霸。仗着自己学习好,长得帅,整天都有女生找他。下课的十分钟,坐在教室门口处的女生都横跨一个对角线来找他问问题。而我坐在他的后面。到下课时看到各个女生在我身边走过,心里总是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

如果仅仅是这个的话,在我心中一闪而过的只是一些无奈,但是,让我想不到的是,和我仍然是同学的高一的女神,杨欣茹,以前矜持的从不主动找男生聊天,现在却主动跟他打招呼。才认识了仅仅两个月,竟然……

我是见不得别人比我强的,虽然表面上跟同学们关系都很好,但是那些长得比我帅的,学习比我好的,跑步比我快的……我都恨不得让他们在世界上立刻消失。显然,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让我不爽。

上个星期天,晚自习之前的那40分钟,我去食堂买饭,带回教室边吃边看书。校园里响起的仍然是《浮夸》,深秋的景象配上这支歌,显得校园不像个校园,到像是失恋人相互倾诉的地方。“也只有我有这闲心来关心这个了……”我自嘲道。

歌声接近尾声了,我漫游似的回到了教室,满脑子都是张信明这小子的嘲讽模样。

右脚刚刚踏进教室,就见到女神焦急的径直走向门口,我急忙让开了道路。见到了我,她竟然拐到了我面前。

“交代你一件事……我的饭卡丢了,能帮我去挂失么?”她连我的名字都没有说出来。

“啊,行,我这就去。”我扔下手中的晚饭,窜出了教室。教室在四楼,我恨不得直接从窗户上跳下去。由于下楼梯太快,我差一点从四楼的楼梯滚到一楼。就像C罗盘带过人一样,我穿过熙攘的人群直奔食堂。

“阿姨,能……挂失下……饭卡么?卡号是372……”第一天发饭卡的时候我就记住她的卡号了。

“嗯,行,你的卡能找到么?要不要再办一个新卡?”

“新卡里是不是没钱了?”

“不是的,还是能回来的,给我十块钱给你办张新卡。”

“给你,谢谢阿姨……”我拿了卡直接奔回教室,卡里原来有70元,怪不得她那么着急。

我又一次像细胞跨膜运输一样,穿过人群,直窜四楼,打开教室的`门,累得我都要吐血了,还没有吃晚饭,不过感觉也值得。

尽力抬起头,看到意想不到又意料中的一幕,女神正在和张信明聊天。

我兴奋的脸上瞬间面无表情,抬着沉重的腿移动到她面前,强挤出笑容:“给你信办了张饭卡,里面还有70元。”

“谢谢你。”说罢,她的目光又回到张信明身上聊起了天。

就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谢?凭什么张信明什么都不做就能跟女神聊天?

整个晚自习我都在这样的心情中度过,无心拿起笔面对各种数理化的题。

我对张信明更加不满,但接下来又一件事,让我产生了教训一下他的想法。

昨天,还是那40分钟,女神找他让他帮她买饭,对此我只能无奈的耸耸肩。买饭时,想起女神吃饭时经常要买一杯小米粥。见张信明只是买了碗米饭,于是我便多买了杯小米粥,带回去给她喝。

今天改放《时间煮雨》这首歌了,不知为何感觉很有诗意,竟然隐隐感觉到一丝久违的愉悦。

到了教室,急忙拿出给她买的粥。旁边一位同学惊叹道:“你的粥是不是洒了啊,裤子都湿了!”

我低头一看,黄色的小米粒从胳膊延伸到大腿。不过幸好还有一杯没有洒的粥。

“给你,这是给你买的,我知道张信明他不会给你买喝的东西的。”我有点洋洋得意的回答。

“唔,谢谢你。”

又是一句轻描淡写的谢谢。

我下意识的撇了撇嘴,跑去厕所冲掉污渍。“回家又得挨骂了,真作死。”嘟囔道。

在走廊上盯着脚尖,一步一步的跨回教室,感觉自己太神经质了,跟中了毒一样。

想到语文课上老师讲的第二种爱情观,“我爱你,与你无关”,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

本以为回到教室女神至少会给我一句不冷不热的问候,结果,还是看到了那一幕:张信明喝着泡面,鼓着腮帮跟女神谈笑风生。

我故意的从女神身旁走过,她只是用余光看了我一眼。

我只得从锋利的眼神中逃走。

我决定给张信明一点小小的教训。

学校里有一个诡异的地方——十字楼。据说十字楼是二战时期德国人在这里建的一所教堂,里面死过人。楼的外面爬满了棕色叶子的爬山虎,估计这些坚强的植物得活了半个世纪了。一所学校中心矗立着这样一栋灰色的建筑,难免会对它产生恐惧。再加上十字楼的门是由一把布满铁锈的锁锁着的,它的神秘色彩就更重了。不过我向来是不信鬼神的,我崇尚“马克思思想”,我才不信里面有什么诡异的东西。他也是坚定的“无神论”主义者,我打算利用这把他骗到十字楼吓唬吓唬他,算是小小的惩罚。

其实我早就想去十字楼探险了,因此很早就根据悬疑小说里面的方法配到了十字楼的钥匙。谁知道这次排上大用场了。我打算在今天晚上8点的时候把他关进十字楼,然后10点放学的时候再把他放出来,让他好好感受感受里面的气息。

现在离8点还有2个小时,我兴奋的什么都不想做,连饭也不想吃。

在紧张和兴奋中终于熬到了八点。下课铃声已响,我拍了一下他的后背:“你知道十字楼的诡异的事情么?”

“当然知道了,怎么,你害怕?认为里面真的有鬼?“

“一切皆有可能啊,所以今天我带来了那里的钥匙,要不咱们去那里看看?”

“你开什么玩笑,逗我呢?现实可不是什么玄幻的小说。”

“你不是坚定的信‘无神论’吗,怎么怕啦?”我看到女神走了过来,故意激怒他。

“切,其实我也早就想去了,咱去就去。”显然他并不想在女神面前表现的怂。

“你们干什么去啊?”女神担心又好奇的问。

“没事,只是去操场上比比谁跑的快。”我随口一说。

出教室下楼,这家伙比我走的都快,我暗自嘲笑。

大晚上的,操场上没有人,校园小路也是空荡荡的,一片寂静,偶尔能听到风吹树叶的阴森森的声音。因为阴天,月亮朦胧在云层里,黑夜显得更像黑夜了。

一开始路边还有灯,随着与十字楼的距离拉近,光线越来越小了,我都能听到我们两个急促的呼吸声。

近了,近了。

黑夜里已经看不到十字楼的轮廓,幸好我预先准备好了一个微型手电筒。我装作很害怕的躲在他后面,把钥匙给他。

“帮我照着!”他小声说。

看得出任何人在这种环境下都会感觉到恐惧。我想起了生物课上学的,人的祖先经常在黑夜里被其他动物侵袭,所以人害怕黑夜。

“哎,能开……开……么?”我感觉这个时候我们成了战友。

“嗯,快了……”

咔嚓一声,锁开了。他把锁和钥匙给我,小心翼翼的用双手打开门……

“进去吧!哈哈!”我在后面推了他一把,他毫无防备向前趔趄了好几米。而我迅速的关上了门,用我新带的一把锁锁上——那把古老的锁已经不能再用了。

“啊!放我出去——”我第一次听到人的声音原来可以这么大,这么富有感情。

“10点放学的时候我就来把你放出来,你先呆一会吧!哈哈。”

上课铃响了,我准时的跑回了教室,不,应该说狂奔回去的。

“张信明去哪里了?”同桌问我。

“哦,他刚刚和我去比赛跑步,结果腿抽筋了,我把他送医务室了。”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

我同时也让同桌把这个谎言传给女神,她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继续学习了。

幸好晚自习没有老师来。这两个小时我如坐针毡,两个小时过的像是两年。拿了本小说在位子上乱翻,眼睛却时不时的向十字楼的方向望去。

“同学们,下课时间到了……”听到放学的铃声,我从座位上窜起来,奔出教室。回头望了一眼女神,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张信明竟然在和女神聊天!

我当时大脑只是一阵眩晕。失去理智一样的奔向十字楼。

“你逃不掉我的,你逃不掉我的……”一种奇怪的声音在我大脑中回响。

我几乎是撞进十字楼,开了锁喊着他的名字,右脚刚刚踏进十字楼,抬起头向前一看,然后我就像是失去了知觉一样躺在地上。

醒来时我发现浑身全是冷汗。直起身子,发现语文课本翻到了《逍遥游》那一页,课本已经湿透了。

一抬头,看到了张信明,还有黑板上的表——六点四十,刚刚上晚自习。

“你逃不掉我的……”我从他的背影上读到这样一条信息。

“逃不掉就逃不掉吧,你怎么做跟我有什么关系?何必要活的那么累呢?”我嘀咕道。

不过,我还是在努力回想,我到底在十字楼里看到了什么呢?

2下一页

@_@我是分割线@_@

【走过转角】相关文章:

1.走过转角

2.走过转角

3.走过转角

4.走过转角

5.走过转角

6.走过转角

7.走过转角

8.走过转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