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圈为话题

时间:2017-06-05 09:35:31 高二作文 我要投稿

以圈为话题

以圈为话题1

人生亦如一个圈,时刻地改变方向,改变着自己的生活节奏。

以圈为话题

我就是这个圈上的一个质点,围绕着它,奔波着,有时疲倦了,会停下来小憩一会,然后再拍拍身上的灰尘,满怀信心地向前奔去,我充满着自信。在这个圈边不管遇到何等的困境,不管它是多么的令人痛苦、令人无法忍受,但我始终不会放弃。因为我心中有一束光,它将引导我走向前方。我相信我的人生之旅会如一个圈一样圆满。

初圈

带着天真,带着稚气,我踏入了这个令我向往但又令我害怕的一个五彩缤纷、五味俱全的人生之圈。我认为,它会是我想象中的那样,但是我失望了。我站在人生的初点,站在这个质点上,我才真正地体味到,我的人生之旅将会如何度过。拥有梦想,选择人生方向,我的人生之圈将从这个质点开始。

中圈

站在半径的终点,望望远方,我迷茫了,我在边缘徘徊,一切都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美好。但我知道,我是它的一个质点,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向往、对自己充满希望的一个质点。我不是一个行尸走肉,我有理想,我知道该如何我的人生之圈才会更圆满,我满怀信心,干劲十足地往前走、往前奔波着。可想而知,鲜花、掌声亦有,可荆棘也不缺。然而面对前方迎面而来的荆棘我也不会躲避,我会与它迎面相对。我要和它较量,到底谁是最强的、谁是最棒的,不管是败是胜,我都会与之一搏。也许有人会说我太傻,不会变动,不会改变方向,重新开始。但我们想想没荆棘的人生,是不完美的人生,我们要拍打沉重的翅膀,继续向前飞。

末圈

在这个圈里,疲倦时,我会停下来观看相伴而来的大千世界,我会去欣赏向我庆祝的路边野花,它们在为我的人生之旅终结得如此圆满而高呼,而我开始总结这一圈的经验了。

朋友,别灰心,别丧气,也许你从未成功过,也许你从未感受过拥有掌声和鲜花的滋味,相信自己,站在你自己的圈上,重新开始,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你的人生亦如圈一样圆满。

上一页2下一页

@_@我是分割线@_@

以圈为话题2

  活动名称:救生圈

  活动目标:

  尝试用绘画或粘贴的方法装饰救生圈。

  培养幼儿的自我保护意识。

  活动准备:

  各种粘贴材料、蜡笔、各色颜料。像救生圈形状的作画纸。

  活动室布置:收集各种款式的救生圈

  活动过程:

  一、欣赏

  夏天里,天气很热,有什么办法使自己凉快?(幼儿泛讲)

  欣赏活动室四周的救生圈,引导幼儿观察这些救生圈上的各种图案花纹。

  向幼儿介绍:夏天去游泳能使自己凉快,但不能一个人去游泳,必须在大人的带领下去,并要套好救生圈,游泳时也要文明游泳。

  二、制作

  1.出示做的救生圈,引起幼儿活动的兴趣。

  2.讨论制作方法:

  1)用蜡笔在救生圈上画上自己喜欢的花纹与图案。

  2)找自己喜欢的手工纸,剪出各种形状进行粘贴。

  3)用颜料粉刷救生圈的颜色。

  三、请幼儿说说自己救生圈的价格

  让幼儿根据救生圈上的花纹或者图案,进行封闭式数数,数出的总数就是救生圈的价格。找找价格最贵的是哪一只救生圈。

  四、延伸

  “动手角”里有许多的材料,明天我们还可以继续做出各种款式的救生圈来。

以圈为话题3

  圈,圆圈,象征着循环。开始了,就总有一刻回到起点,这就是圈的性质,也是万物的一大规律——周而复始虽然规律不可被打破,但是,这个圈,不一定总是圆的。

  作为一个爱好骑车的人,那辆山地车是我独自出行的必备。从家到学校,到培训机构的路以及沿途的风景,对我早已烂熟于心,甚至我都能说出沿途每条路旁大部分商店的门牌号——对于在骑行道上飞驰的我来说,这些数字只是眼前的幻影。

  我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哪次,我没有在中山东路和洪武路的交叉口直行——我选择了右转,可能只是没有耐心等那100秒的红灯。一念之间,我已从那早已烂熟于心的景致中离开,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那段洪武路,自从我上小学时就不常踏足,陌生的景观如夏日的狂风,夹杂着坚硬的冰雹,向我的心以雷霆万钧之势袭来。那一瞬间,我差一点就动摇了,怕遇上一条更远的路,浪费时间。就那一毫秒,我捏下刹车回头,继续踏上熟悉的路,可那一毫秒,还远未能动摇我的信念:我自愿走上了这条路,我也必须把它走完,不管发生什么。

  于是,我横下心,挂上更高的档,飞驰向陌生和未知的迷雾。两旁的景物和中山东路的繁忙和拥挤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树荫下,笔直的骑行道上,几个青年悠闲地蹬车,聊着什么;车行道上,几辆车轻轻驶过;道路两旁,清静的住宅楼刚刚比那水杉高出了几个角,好似好奇的孩童探出头来,端详着大千世界。想着中山东路上的车来车往,两旁高楼鳞次栉比,周末出来购物的人们挤满了人行道,还有每周日在此为之眩晕的喇叭的嘈杂,我不禁在这安详而轻松的慢节奏世界里放慢速度,摘掉耳机,慢下来欣赏。对于追求速度的我,这不正常。

  骑了20分钟,我到达了目的地,一看行程,发现这条闲适而又美丽的路,也没有比我原来那喧嚣伴随的路远多少,最多多了几百米,而这多的几百米,却让我免于被世俗的喧哗淹没,而是让我放慢了步伐,体会到了我不常经历的清闲。

  那生活何尝不是这样的呢?当要反复到达一个目的地时,不可能只有一条路,而你所走的路也不一定是最合理、最佳的选择。此时,转一个弯,换一条路,或许会让你看到更多,让你体会更多。一个圈,是可以被变换成其他许多图形的,而这些图形,周长都是相等的,为何不换着多走几个图形而不是你一直走的圈呢?

以圈为话题4

  张三家的猫已经不再年轻了,由于地处乡下,张三养猫本就是为预防家中硕鼠泛滥成灾的。当初张三一眼相中那猫,也便是凭着它眼神比其余的猫锋锐几分,张三大喜之下,给其取名“雪目”。

  雪目自涉捕鼠之业已有五六载了,猫同人一般,自从过了事业顶峰期,一旦有了老去的迹象,便一发不可收拾。

  其实,雪目年轻时也是有过一段峥嵘岁月的。那时雪目猫如其名,捕鼠三十六计样样精通,用三个字形容便是“快、准、狠”。那时张三也对自家猫颇为自豪,逢人便提:“我家那雪目……”年轻时的雪目也颇有些不可一世,朋友只多不少。方圆十里的猫甘拜下风,每见它必是一副恭敬奉承之像。雪目那时颇不以为然,仿佛理所当然的任那些不如它的猫儿们众星捧月,兴起时与挑衅者一决雌雄,不顺时随意奚落近旁的“猫小弟”。至于猫以外的生物——老鼠,那是不可能与之为友了。狗,隔壁李四家那条老黄狗总是“年轻人,年轻人”地劝它要自谦,多交友。雪目本就不屑与那些只会看门见人摇尾乞怜,常常恃强凌弱的动物为伍,更何况一条啰嗦的老黄狗?猫的朋友圈能有多大呢?雪目总嗤笑老黄狗的观点。在它看来,与人打好交道就是一只家猫最大的筹码了。

  可现在雪目已不再年轻了。

  猫一旦老,首先便会眼花;眼一花,再如何多的“捕鼠兵法”也没什么效果。纵然农村多硕鼠,鼠大反而更奸猾,一个不留神便给其溜了开去,这很损猫的自尊。不单那走脱之鼠的同伴会嘲笑它,隔日主人发现被鼠啃了家中物,也定要克扣它的口粮,简直是猫生之辱。刚开始雪目很不能忍受,毕竟这桩事很对不起它的鼎鼎威名。但时日一长,它悲哀地发现,这样的奇耻大辱已成为习惯,连同老鼠的讥讽之言,听着都不那么刺耳了。

  张三亦觉得怪。从前雪目见到鼠们总兴致勃勃的,现如今却每每倚墙,只象征性地追上一追,颓丧而闷闷不乐,眼光黯淡了不少,又似在沉思。家中的鼠日益猖獗,张三是个读书人,起初还只是诘问雪目几句,连猫粮都不曾太过克扣。但在有一日他发现家传古书被老鼠咬破硕大一个洞时,他终究忍不住把雪目劈头盖脸训了一顿,言辞不肮脏,却痛彻猫心,直指其猫的祖宗八代。

  雪目很委屈。在它捕鼠连连失利的消息广传以后,方圆十里的猫仿佛一夜间变了模样。曾经日日做它跟班的大白和二肥早已不见踪迹;曾经属意于它的母猫翠花相逢打照面时甚至不用正眼瞧它;曾经与它斗智斗勇的挑衅者们见它便嗤笑,冷嘲热讽不绝于耳。雪目深感自己被孤立了。若说从前它是孤高,如今便是低贱。它本不大的朋友圈缩小了,缩小到近乎于无。猫的朋友圈怎么可能会大呢?雪目时常叹息。张三每每训斥它时,它偶或抬头看一看他鼻梁上因情绪激动而抖动的金丝框眼镜,念及从前张三微微眯起的笑眼,便觉得所谓落差不啻于此。猫如何能与人做朋友呢?雪目终究只能这样想。

  怀揣这样愤懑的心思,雪目终于成了一只彻头彻尾的“老猫”。按说猫在这个年纪还称不上老,但它却真的接近垂暮了。老猫的下场很不好,雪目曾听朋友圈里八卦的猫说过,村口那只老猫被主人抛弃了,最后不知所终。那猫还追加了一句,多半被年轻时的宿敌……雪目不敢再想下去。

  却说对面王五家新近抱回了一只小白猫,通身无半根杂毛,不似寻常乡下猫脏兮兮的。小猫眸光不锋锐却澄澈,水汪汪的一潭很是讨喜,连向来迂腐的张三都禁不住夸赞两句。而今的猫已经不需捕鼠了。王五抱回白猫的同时,亦带回了城里最先进的捕鼠神器,很快也普及了大半个村子。但不知为何,雪目总是觉得,那些曾在它朋友圈之内的猫和人,却好像并不愿意,而且看似永远不会回到它的“朋友圈”内了。

  它的猫生,仅限于此了。

  雪目开始思索老黄狗的话已经是它生命中第七个年头了。它终于觉得,狗这种动物,虽然没有猫自尊,但有时候说的话,却真的能救猫于水火之中。

  张三如常回到家的那一日,他家那只老猫亦如常与老鼠们形成一种奇妙的格局:它捕不动鼠,鼠在一旁吱吱叽叽好似嘲讽。但在看见张三的一刹那,猫忽然眼睛一亮,张三甚至有种看到年轻时雪目的错觉。然而那猫却一扭身撒欢似的向他奔来,尽管踉跄,却执着。猫却跑至他脚畔,撒娇般蹭了蹭他的裤管,连声叫唤。张三不由皱起了眉——他的猫,怎么同工作单位有些素来看不惯的小人有七分相像了?那种人,素来也是百般进不得他的朋友圈的。

  张三嫌恶地甩开猫,一边暗自思忖:这猫和人,有时怎么会如此类似,又如此让人不待见呢?

以圈为话题5

  “又是一顿丰盛的晚餐!丫头吃得可欢了!”妈妈如是在朋友圈上写道,赫然附着自己手艺的写真。

  每每总是这样。锅铲与炊具鏖战两小时,油烟机一刻不停地加油助威。当我的肚子都情不自禁地加入这支令人烦躁的进行曲中时,身为都督的妈妈指挥完战役,也只是脱下围裙铠甲,稍事休息,便又精神抖擞,更重要的事还在后面。

  拿出手机,点开微信。进入朋友圈,端好相机镜头,调整焦距按快门。轻车熟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条动态就应运而生。

  她一如既往地把写好的配文呈交给我过目。我的批红却让她热切自豪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恓惶:幼稚。“就你最成熟。”她嗔道。她说这话时,像词汇贫乏,无以雄辩,底气不足,娇蛮无理的小姑娘。我心里的不耐烦又添了几笔。

  终于开始动筷,耳边仍是她的喋喋不休。“为了一顿饭,我一下班就开始忙。买菜、洗菜、择菜、炒菜,全自动一步到位……土豆丝是你最爱吃的。我前两天才在朋友圈里看到糖醋排骨的做法。秘诀是要先炸一遍,今天就派上用场了……”厨房进行曲余音绕梁,这边又火力全开。她矜功自伐,不屑一顾全都倾注在她的手艺上。

  “土豆丝有粘锅,这一簇是焦的,且粗细不均;你是给汤撒盐的时候加进排骨里了吗?一个这么咸,一个没味道。下次自己试一下味道,行吗?”

  耳根终于清静了。这才是我想要的效果。饭毕,我扃牖而习,她默默擦桌、洗碗。

  断断续续的水声、瓷器碰撞声隔着门听,喃喃絮絮,挺冷清的。

  车灯刺破黄昏渐渐低垂的幕布,炊烟借着天黑前星点橘黄跳最后一支舞。驶过后门口,厨房氤氲的水汽便映入眼帘。这朦胧锐化成灶膛里豆秸的噼啵锅盖下气泡的咕嘟,又被揭开盖子时腾起的雾虚化成不大真切的草绿色粥液。每一个腊八粥沸腾的夜晚,我们都相聚在老家满屋信步的馥郁浓香里。

  “这碗是给你的。”外婆笨拙地用背拱开帘子。妈妈慌忙赶上一步接过。“这么多芋头和南瓜!”液面上结结实实覆了一层,碗沿边滴滴溜溜排了一圈,好像芋头一家扶老携幼在南瓜地里郊游。

  “老头子给你盛的。知道你爱吃,挑了好些出来。吃,慢慢吃,下面还有玉米,我用小勺一点点舀的。这粥从午觉起来就开始准备,熬了好一阵,芋头糯透啦……”外婆坐在桌边,看女儿吃得专心致志,一丝不苟,眼角的皱纹堆了起来。“唉呀,差点忘了。”妈妈掏出手机,娴熟地拍照、配字,发到朋友圈。外婆凑去要看。她没带老花镜,眯缝着眼也看不清。可她仍是微笑着安然坐了下来,因为妈妈说:“你和爸要活到百岁呀!我还能再喝三十年家里的腊八粥,每年拍一张照。”

  我呆呆地抬起头。待眼镜上雪幕褪去,浮现这一对母女单纯的笑脸,咀嚼她们的“幼稚”。

  真正开始理解妈妈的心境,还是看了龙应台的《十七岁》。安德烈嫌她幼稚,菲力浦说她像个孩子。她仍视作有着无邪的眼睛、婴儿肥脸蛋的儿子们,在悄然成长之后留给她独自目送的恍惚与无奈,像是被想要紧紧牵住护住的手挣脱后,一个人放空在车水马龙里,消散在华灯初上里。这感觉,妈妈了解,她选择在外婆期冀表扬时陪她一起“幼稚”,而我……

  我开始拼了命地翻妈妈的朋友圈。她很久没拍手艺的写真集了。满屏高大上的学术论文研究报告里,见缝插针地塞入一些生活常识,与之前宛然两个人的朋友圈。时间又回到三个月前,糖醋排骨、青椒土豆丝的合照赫然闯进我的视线。配文已改成了“色香味俱全才算是成功,加油。”

  一刹那有种酸楚从心底泛至鼻冀。往下翻有糖醋排骨的制作教程。上面两三条则是“吾已老矣,只能啜粥。一碟青菜,一碗清粥,足矣!”这是我不在家时她的晚餐。

  明明可以草草解决的晚饭,为了我的口味,成了持久战。

  连承载着个人隐私与喜好的朋友圈,也小心翼翼地按着我的口味装潢。

  “如果全世界对你恶言相加,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也许,这话最该送给妈妈。

  如果可以选,我们做朋友。你给我点赞,我给你回踩。你不必把一腔热情盛装好交由我践踏;我学会小心翼翼守护你的情感,懂得不应该把对自己毫无保留的人凌驾。

以圈为话题6

  纵使我的脚血肉模糊,我也要用它来走遍这天涯海角!

  刷新了一下我的朋友圈,望见这句话,我不禁咋舌。眼见照片上,朋友站在宽阔的马路中央,展开双臂,两边是无尽的草原,依稀可以看见远处被皑皑白雪覆盖的雪山。朋友白皙的脸庞已晒得黝黑,透着些红,鞋早已泥泞不堪,浑身上下也脏兮兮的,却笑得十分灿烂。身旁是他刚认识的藏族老人,老人也开心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脚边蹲着藏獒,目光炯炯,面容夸张,不禁引人发笑。

  然而,这仅仅是朋友旅途中小小的一部分。我所知道的他,早已行遍祖国大江南北,每至一处,必留下一张与当地朋友的合影留作纪念,即便日后很可能会不再联系,但他内心却明白,他的朋友早已遍及天涯海角。

  如此自由来去无拘无束的人,着实令我羡慕。只是早已被深埋在都市之中,怎么也没有办法如此。只不过,他有他温暖的双手与不知疲惫的双脚,我却也有一颗赤诚的心和一双明亮的眼睛。

  我的朋友圈,栖息在一条狭窄逼仄的马路中。那是一座小小的公交站台。

  那条路已有些年头了,残破的水泥板,随意堆积的废砖块,路边小摊排出的污水浸润的马路,还有漫天飞扬的灰尘。它给我的第一印象着实是不太好的。那悬浮在空中的不知名的颗粒物,迎着灼烈的阳光,让年轻的心,充满不安与躁动。

  那是一个盛夏,蝉儿高鸣,烈日当空。我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冲进这条路,它在沉睡中悠悠转醒,轻颤睫毛,带动一阵尘土飞扬。望着即将关门离开的公交,我加速奔跑,却仍是与这擦肩,还来不及叹息,便差点灯向地上扑去。双手稳稳扶住了我。还未来得及道谢,面前人已转身离去。我踏上站台,抬眸。

  至此,相逢。

  天是灰蒙蒙的,连带着这里的一切都是灰蒙蒙的。站台的牌子已被厚厚的灰层覆盖,白纸黑字的站台名却仍清晰可见。站台上还存留些混乱的足印,我说不出那是谁的,又从哪里来,只知那属于过去那些朋友,那些过客。

  行色,匆匆。

  我喜欢上了这座小小的站台。是因为它的古朴老旧吗?我摇头。是因为它紧邻学校,有书香气息吗?想必也不是。这其中有些我说不出来的缘由,让我在黑暗中能寻得光明,让我认识了形形色色的他们。

  譬如,在白天,总有一位胖胖的阿姨,穿着黑乎乎的围裙,笑呵呵地从公交上走下,走进路边的小铺,清脆的开门声叩响了整条路的黎明。至此,它从沉睡走向苏醒。

  又譬如,每个天气晴朗的午后,总有一位祖孙由车上下来。孙子古灵精怪,淘气得紧,一跃而下,而爷爷却扶着把手,颤颤巍巍地走下来,随后抱起孙子,步履蹒跚地向前走着,只听闻孙子银铃般的欢笑洒了一路。

  认识了他们,让我的生活多了许多乐趣。有时,我琢磨着女老板娘是否该换把门锁了,有时我也会思考,那淘气的孩子是不是又重了,连爷爷都抱不动他了。

  我还认识了一位年轻人,每天早上他雷打不动地坐在站台上背半小时英语。随后跟着早班车离去,我还认识一位老太太,每天清晨与傍晚晚,她都抢着满篮子的菜,哼着黄梅戏,悠悠踏上公交,随后不见身影。

  站台上的足迹,越积越多。皮鞋的,板鞋的,穿着运动鞋欢快蹦跳的,亦或是清脆的高跟,“笃——笃——”落下,它们在风中消散了,在雨中流逝了。但它们的样子,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它们的主人,也都是我难以忘怀的朋友啊。尽管我们互不相识,但他们的音容笑貌,我又怎会不小心在时间中丢弃!

  最热闹之时,当属早晨与傍晚了吧。这里的站台,便已然成为了一座港湾,停泊着发着明光的船,一批批学子走进又走出校园,他们嬉笑打闹着,浑身都是青春的气息。我喜欢听他们高谈阔论自己的理想,喜欢见他们眸中暖暖的笑意。然后,望着他们一个个怀揣着摘星星的梦,踏上车,飞驰而去,去漫天繁星中撷取自己的那一颗。他们离去时,我的心顿时仿佛空了一块似的,随即又感到宽慰。

  小小的站台,指路的灯长明。

  它可曾知道,有这样一位迷茫的少女,在它的怀中,感到的是何等的温暖与光明?

  那一位位不熟悉的陌生人,是我真正的朋友圈。他们用生活告诉我,永久的陪伴才是安心。

  那我便真正地可以说:“纵然我的双脚无法离开,我也会用心去感受那天涯海角!”

  那是我要的安心,

以圈为话题7

  醒来,天还没有完全亮。我习惯性地从床头抓起手机,睡眼蒙眬地扫了一眼,6时17分,一堆微信朋友圈新信息,多到没有显示数量。

  每分每秒,朋友圈里都有人发微信,从昨晚睡前的最后一瞥,到刚刚看手机前的两分钟。我躺着,开始刷屏。各种小道消息、八卦、励志故事、心灵鸡汤、个人感悟、生活细节、瞬间情绪??还有各种群里的观点争论、时局探讨、家长里短、晚餐食谱、出游信息、饭局通知、语音留言??

  三年来,微信里加了很多新朋友。他们像时代丛林里的鸟儿,站在各自的枝头,或打理羽毛、或忙于捉虫、或搭窝筑巢,乐此不疲。而我,像个光阴里沉默的遗少,只作壁上观。

  刚接触微信朋友圈时,它确实让我跟许多疏于联络的朋友重新有了交集,但我们再次熟悉了的,只是手机里的那个人,只是他愿意扮演和展示的某个微小的部分,他真正的处境和心情,远在我们的视线之外。

  那些人还是喜欢抛头露面的:吃一碗羊肉烩面,看一场流星雨,听一曲老歌??而我都会把心情摊在阳光下,让大伙检阅。任何事物都有保鲜期,一如当年的偷菜游戏,新鲜劲一过,便开始在微信里隐身,不再发表情感宣言,也不再没有原则地点赞,仿佛我从来没用过微信。

  人类一思考,答案就失望。不少年轻人指望电磁波中走出女神维纳斯,有空就掏出手机“摇一摇”。我觉得它形同摇奖,只怕摇松了后盖,也难得一见心灵碰撞的火花,摇出一段苦痛孽缘的事例倒是听说过。与其只爱陌生人,还不如问问身边的同事芳龄几许,府上何方,休闲时是逛街还是看书?我就试着问过一个女同学,你喜欢听雨吗?

  她对我嫣然一笑。我很满足,就像一个大胡子诗人所说:你对我微笑却不语,为了这个,我已经等待好久了。

  大多数人转过心灵鸡汤,它是集减压、醒脑、点化等功能于一体的十全大补,偶尔来一碗,恰似醍醐灌顶,但喝多了,肯定消化不良。在文友QQ群里,隐藏着不少擅长写感悟的民间高手,他们的作品上过主流杂志,炮制一份微信鸡汤,该不是什么难事。在任何一碗鸡汤后面,都有一个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朋友,笨拙地想对你表达他的关切和善意。如果上天赐予他和你一样的品味,一样的文采,一样的周旋能力,那么,他还为什么要和你交朋友呢?鸡能炖汤,也可爆炒,就像正话亦能反说。你视若圭臬的经书,只是写手谋生的盒饭。二十岁的孩子看看倒也罢,一个在社会的油锅里煎熬多年的老油条,再去重返鸡汤罐,只能理解为他不按常理出牌。所以,我常把心灵鸡汤当小品,一笑而过。

  朋友圈里最常见的还有晒图。当相框里温馨的家庭照,变成满屏的“寻人启事”,一个讨人欢喜的英子易容为遭人侧目的祥林嫂,这不是逼着人去相见不如怀念么?至于类似游戏弹窗的微商广告,看不懂——姐姐,今夜,我不关心容貌,只想和你的灵魂私奔。

  不能不说这些朋友圈里的怪异现象总会折射出当下的社会心理。在社会压力和繁重学业的高压锅沸煮当下,一个人内心孤独越是无处诉说和寄托,越是会在第三方虚拟构架上寻求自我满足感。也就是说,一个人越缺少什么就会越炫耀什么的存在。无论物质需求或者情感。这也是幼稚,无主见,但又偏自恋的表现。也有些人的人际关系欠缺,希望通过“晒”获得认同、满足自我,积极地建立人际关系。朋友圈里也有这样一类人,他们常常散播负面情绪,满腹牢骚,对生活和社会现象常常不满,这源于内心焦虑,渴望获得理解。那些每天发太多信息,时刻期待别人点赞,有可能是自卑作祟,希望建立稳定的社会圈子,增强自我价值感。

  当越来越多的朋友加入微信,将天涯变成咫尺,现在的我却固执地希望在某个闲暇的午后,拨通一个号码,对着话筒,送出自己的“鸡毛信”:嗨,别来无恙?!

以圈为话题8

  又是一节普通的周一历史课,我认真地听着课,在书上划划重点,也算是对于中国历史的尊重、喜爱吧。可是在这样一节没有用的副课上,大多数人选择了写数学作业,写法各不相同:有的藏在桌肚里写,有的垫在历史书下面写,更有甚者直接正大光明地放在了桌面上写。可上课写作业,这是班规所不允的。

  在周一,历史课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也就意味着下课之时,便是“杀”去食堂之时,主要原因是自从初一新生来后,食堂里就像是比去年多了整整一倍人,对于我们这种老师从来不提早放的苦命人来说,抢不到好吃的便成了必然。

  在“作业大军”中的大部分人已经写完作业收起来之时,下课铃响了起来,我望向闺蜜小A,她写完了作业,在拿饭卡,我便先拿出《学评》写了起来,顺手将历史书收了下去(我和她都不是要抢好吃的人,不急着去食堂),刚写好一行,她就准备走了,而我便合上《学评》,离开了教室。

  我和她买了份馄饨,等吃完回班后,却看见黑板上硕大的字“赵老师已经将桌上有作业的人全都拍下来了。”后面的F君说班主任拍了许多人,而且还有人的抽屉也被老师翻了。我望向自己桌上那“证据确凿”的《学评》,脑中一片浆糊,感觉自己就像历史老师所说的听到敌军入侵的咸丰一样,吐出一大口鲜血。此时,小A得意地说:“还好我有在副课上写完作业就收起来的良好习惯。”紧接着,整个教室估计都充满了我绝望的吼声:“我明明就在下课后写了一行字啊!”然而,只有小A和F君听到了这吼声。

  12:30了,午自习的时间到了,班主任赵老师走进班来开口就是句掷地有声的话:“今天上午最后一节历史课,班上很多人写作业,我都拍照了,你们自己领违纪去。”同桌G君一脸担忧地问我他会不会被拍了,我用绝望的眼神表示:不仅你这个上课写作业的被拍了,我这个下课写作业的还被拍了,他又用一副你活该的眼神看着我。

  很快,时间点又到了下午放学,班主任又来了,还带了个u盘,把她拍的照片一个个都放到了班级大屏幕上。我看见了有自己,但我坚持没有去领那一个子虚乌有的违纪,“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也没有写作业,凭什么要被记那一个可笑的违纪?

  后来,到了纪律委员登记违纪和表扬的时候,我听见了那里在报我的名字。因为我没有领违纪,可老师又拍了我的《学评》,不过最后在我的据理力争下,那违纪还是没有记。

  这件事后来一直在我脑中盘旋:小A写了作业却依旧快活自在,我没写作业却险些被记违纪,最近班主任教的政治也在学规则,为何不守规则的人快快乐乐,守规则的人却又要去无故受气呢?

  我陷入了一个怪圈,我在守与不守规则中似乎失去了自我。

以圈为话题9

  ‘圈’可以束缚人的身体,禁锢人的思想,意志坚强的人想要走出去,而走出去的人却又想进去。那么,想要出入自由,就不要将自己的圈子变为牢笼。

  《西游记》中,师徒四人来到白虎岭,悟空要去很远的地方化斋,但又不放心他的师傅,就为他们画了一个圈,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他们出这个圈子。可是白骨精所幻化的老妇人,老人以及孙女使唐僧的保护欲爆棚,还有猪八戒的蠢蠢欲动,使师徒三人走出圈子,最终落得羊入虎口。既然所画的圈子可以保护师傅,为什么后来悟空没有再画了呢?因为悟空已经明白,虽然圈可以阻挡妖魔鬼怪,却无法圈住师傅的仁慈心,所以也不必再画什么圈了。圈可以圈住人的身体,却无法圈住人的心,所以现实生活中不要随便画圈,将别人禁锢,更将自己禁锢。

  许多人应该都知道这句话:父母将自己的孩子放到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还有孩子是父母的心尖肉等。父母对孩子的爱形成了一个保护圈,使许多孩子慢慢变得娇生惯养,甚至让许多孩子厌烦,想要离开这个爱的保护圈。而那些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他们从小就是孤儿,他们渴望父母的关心,更渴望父母给予爱的保护圈。

  古时,有画地为牢之说,在地上画一个圈当做牢狱。而现在,我们往往为自己画这样一个圈子,自己出不来,别人进不去。正如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中写到的:婚姻是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生活亦是如此,在我们的生活圈,交际圈中,有的人冒着“山的那边依旧是山,而不是海”的风险,只为看到不一样的自己,感受不一样的世界。而有的人为了接触大自然,感受大自然,不惜舍弃自己的金钱,名誉及圈子。

  每个人都有走出圈子和进圈子的权利。切勿画地为牢,像孙悟空那样盲目画圈,只禁锢住了师傅的身体,却没有禁锢住他那泛滥的仁慈心。但是,父母给予的保护圈,我们要去珍惜。

  其实,有时候的进圈和出圈就要看我们自己了。

以圈为话题10

  回想自己过去的十三年究竟做了些什么呢?我似乎一直在生活的圈中循环往复着……

  我的生活作息是一个固定的旋律:每天早晨六点起床,七点半上课,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晚上十二点休息。我的生活走在一个无形的圈里。我似乎早已习惯这种生活方式,觉得这就是理所应当的。例如有的时候我在上课时,只要看到上课老师在黑板上写字,我的手就习惯性将老师所写的板书记了下来,一节课下来,当我看到书本上密密麻麻的字时,连自己都惊讶竟然记了这么多笔记。我好像不是刻意的控制手,更像是一种条件反射,机械式的。

  我们学生的日常生活似乎真的走进了一个无形的圈中。但是,我们必须去接受这个圈,因为我们没有能力改变它,况且它对我们未来是有利的。可是,我们不能让自己的精神思想被控制在这个圈中。尽管我们不能打破这个圈,但我们可以去尝试着走出这个圈看看,让心灵去感受一下现实生活圈之外的东西。那里或许还有更美好的东西在等着我们去探索。

  有的时候,当我们在集中精力去做一件事时,遇到一些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时,不妨试着让自己缓一缓,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像我有一次做数学作业时,虽然前面的题很难,但我还是经过百般艰难将题做了出来,可最后一道压轴大题把我给难住了,我苦思冥想,又画了几张草稿图纸,可就是解答不出来。最后,我索性将笔一扔,干脆什么也不想了。我走到阳台,站在窗前看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我的心情变得更郁闷了。我用手推开窗户,深深地吸了几口混着雨味的空气,看着天空不断落下的雨滴,在地面溅起圆形的水花,我突然灵机一动:“圆圈?圆!”对呀!或许这道题可以用“圆”的公式来解答,我立即回到书桌前,拿笔快速的再计算那道题。真的是可以这样的!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算出来了!心里甭提有多开心了!有时候,让心灵走出圈子,或许就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不要让你的心灵永远束缚在生活之圈中,我们要让自己走出这个圈,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走出了你的圈子,你将会得到一个更大的圈子,你将人生的圆圈扩大之后,才会使自己变成更优秀的人!

【以圈为话题】相关文章:

1.以圈子为话题的作文

2.朋友圈为话题作文

3.转圈圈作文

4.套圈圈

5.套圈·圈套

6.一声“黄圈圈”

7.朋友圈“圈”住了谁

8.圈套·套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