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吞之乎散文

时间:2019-11-11 20:05:05 散文 我要投稿

回味吞之乎散文

  冬天,又到了吃火锅的时候,每每到了这个时候,我就想起了“吞之乎”。

回味吞之乎散文

  “吞之乎”是一家火锅店,十多年前开业于都江堰南桥桥头商业街临江的二楼,店面不大,也就十来张桌子。

  在都江堰,大大小小的火锅店少说也有几十家吧,有名有气的象“小天鹅”、“德庄”、“刘一手”、“孔亮”、“胖妈”、“水之源”、“麻辣空间”等等,都名噪一时,各领风骚三五年。但最令我难忘的还是“吞之乎”。

  就说这店名吧,吞之乎,标准的文言文,翻译过来就是“吃了吗”或“吃了没有”,这倒很符合老百姓的.口吻。君不见以前老百姓见面打招呼,大都是“吃了没有”,民以食为天嘛,后来进步了,文明了,才逐渐以“你好”取而代之。以“吞之乎”作店招,一出来便有点另类,很快便引起世人关注,有人说这是哪个烂文人想的点子哦。不错,起这个店名的正是一个文人,且在成都文坛颇有点名气的诗人罗亨长先生,也是这家火锅店的老板。

  诗人罗亨长,诗写得不错,还曾被借到《星星》诗刊作过编辑。写诗就写诗嘛,奈何经不住经济大潮的冲击,也下海了,开起了火锅店,店名“吞之乎”,文人之相可见一斑。

  其时我正在单位办公室工作,单位又紧邻都江堰景区,长年客人不断。我常常为在哪里招待客人而颇费心思。“吞之乎”开张不久,单位来了几位东北客人,于是我便带几位客人前去“吞之”。

  “吞之乎”老板,诗人罗亨长先生很热情地接待我们。我和罗亨长先生以前有过一面之缘,但不熟悉,寒喧之后,他说起他在都江堰开火锅店,一是都江堰这个地方好,风景区嘛,来的人多,二是他在这边朋友多,都是文朋诗友,他背了一长串名字,及时、安南、永庚等等。当得知我也和这些人也是朋友,享长先生颇为高兴,为了显示对诗友的特殊照顾,本来已经坐下了,他又吩咐手下将火锅桌子搬到临江边的露台上,一边吃火锅一边欣赏江景,自然是别有情趣。

  火锅开了,点的菜也上来了,红锅烫,白锅涮,各取所需。正当大家举箸欲大快朵颐之际,客官且慢,亨长先生有话要说。他拈起几根金针菇问道,大家可知这道菜菜名。客人说是金针姑。享长先生曰,非也,此乃“水中芭蕾”是也。说罢将金针菇放到汤锅中几涮,金针菇在沸腾的汤锅中上下翻滚,作芭蕾状,很是形象。接着他又夹起一根宽粉条问道,这道菜呢?明知是粉条,可大家不说,知道亨长先生一定另有一说。果不其然,他说,这道菜叫“浪里白条”,如其不信,客官请看。粉条放入锅中,上下翻腾,不由得让人想起《水浒》中的梁山好汉张顺来。客人附耳窃语,真是文人烂肚皮啊!有位客人拈起一片毛牛肚片问道,老板,这道菜又叫什么呢?亨长微微一笑道,此乃“爱情裹足布”是也。说罢将毛牛肚片在筷子上缠绕两转,放入汤锅中,操上川普,口中念念有词,一二三四五,爱情裹足布,来也。说罢将毛肚夹入客人碗中,逗得东北客人哈哈大笑。

  凭心而论,吞之乎火锅味道还算可以,又经亨长先生这个诗人这么一捣腾,更是生出许多情趣来。客人酒酣耳热之际,兴奋得站起来,把酒临风,望滚滚岷江奔流东去,不禁心生感慨:都江堰好地方,以后还要来,还要来,还要来“吞之乎”哦!

  好景不长,“吞之乎”风光几年之后竟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文人下海大都是这个下场。

  江水依旧,涛声依旧,阁楼依旧,却不见了当年的“浪里白条”和“水中芭蕾”,但“吞之乎”留下的别样情趣和味道,却常常让人回味。

【回味吞之乎散文】相关文章:

1.雪中回味散文精选

2.回味的现代散文

3.作文:狗乎?人乎?

4.曹操,奸雄乎?英雄乎?

5.回味绵竹年画节散文

6.吞药

7.至今令人回味无穷散文

8.回味爬格子散文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