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说说我的抠爷爷

爷爷 时间:2017-09-13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爷爷】

  说起我的爷爷,在二中工作三十多年了,人们见了他总是乐哈哈的官称他“毛委员”。之所以这叫他,有两个原因:一,他是学校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委员;二,他是校退离休协会的学习委员。在二中有的人还喊他“作家”,我看“家”称不上,只不过在报刊上经常发点小文章而已。爷爷在我的心目中是天下最不疼孙子的“小气鬼”,是一位彻头彻尾的“老抠”。

  爷爷的“抠”,我能说上半天,他有很多让人难以接受的“规定”。比如,热浪滚滚的“中伏”天,空调只能开到28°C,我多次力争再减两度,爷爷脸由晴转阴地说,国家电力紧张,一线工人更需要降温。可怜的我,只能嘀咕地说:“心静自然凉!”

  爷爷喜欢养花,为了给花儿养分,我家喝完的奶盒子存放也大有讲究,必须放在指定位置,以便爷爷“善后处理”。不少时候,我见爷爷拿起一把小尖刀,从奶盒子上部猛插下去,然后灌进水,摇晃几下,向花儿轻轻地播洒开来。

  说到水,我家爷爷也有规定:浴池中洗澡的水不准放掉,里面的文章还挺多呢!就这么点洗澡水,爷爷用来拖地、冲便池和浇花。爷爷曾告诫我:“自来水”到每个用户家中要经过7道工序:蓄水-输水-絮凝-沉淀-过滤-消毒-送水。”我似懂非懂,只是点头称是。但在用水方面,我比爷爷大方得多。比如,我洗个头,先在电磁炉上烧开水,再兑上凉水,没有三大盆水是洗不好一个头的,接着还得来个“电吹风”,可谓“水电”一齐上!我家爷爷实在看不下去了,瞪着眼,大声斥责道:洗个头为什么用开水?热水器的水,为什么不行!面对此言此理,我无以应对。

  再说一日三餐,爷爷每餐总是最后收场,稍作“侦察”后,把碗中剩下的米粒、吃剩的馍头、盘中的菜底……以风卷残云之势来个“大扫荡”,弄得我无地自容,我只好做个鬼脸,唱起“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来!再说,爷爷的穿着很不讲究。比如,爷爷穿破了的两件汗衫,让奶奶稍作剪裁,二合一,缝上几针,又能再穿上两年。还有在纸张使用上,除正面写得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外,对纸的背面使用也不放过……再说一件不值得写的小事:洗衣皂用到最后,总得剩下点吧!我家爷爷把扔下的肥皂收拢后,稍作“软化”处理变成了五颜六色的肥皂球,真是人间少有。

  写到此,我难以再写下去,泪水夺眶而出,心头一热,我悟出:这是“抠”爷爷给我留下的“俭以养德”的无字书。我愿从当下做起、从自己做起,在人生的征程上留下我艰苦奋斗的足迹!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