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菜粥作文

时间:2021-07-09 16:25:04 二零一六 我要投稿

吃菜粥作文(精选5篇)

  在生活、工作和学习中,大家都经常看到作文的身影吧,通过作文可以把我们那些零零散散的思想,聚集在一块。那么,怎么去写作文呢?以下是小编帮大家整理的吃菜粥作文(精选5篇),仅供参考,欢迎大家阅读。·

吃菜粥作文(精选5篇)

  吃菜粥作文 篇1

  今天,我和妈妈骑着自行车,兴高采烈地向婆婆家奔去。原来,我们要去婆婆家吃菜粥。

  一进屋一阵阵粥香在屋里弥漫,每走一步都会留下那香气迷人的脚印。我快步来到厨房,仔细一瞧,只见锅里有弯着腰的角豆、有扁扁的蚕豆、有圆溜溜的黄豆、有外黑内白的芋头、还有香喷喷的瘦肉,连白嫩嫩的萝卜也来洗了个热水澡……可有趣了!我迫不及待地舀了一大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那鲜美的味道在嘴里打着转儿直往下滑,真是吃在嘴里美在心头呀!妈妈在一旁笑着嘱咐说:“小彧,慢点,别呛着。”可我哪顾得着啊,竟一口气吃了好几碗。这时我低头一看,啊呀!我都成“小将军肚”了。

  吃饱喝足,我摸摸肚皮,打了个嗝说了句:“老板娘,买单。”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婆婆看着我这小馋猫,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吃菜粥作文 篇2

  “外婆,你能不能换点花样呀?我都吃腻了!”望着一桌子的油腻腻,我终于忍不住抗议起来。

  “那好,今晚就煮菜粥吃吧。”外婆想了想。对我来说,这可是稀罕的东西,我便满口答应了。可是妈妈不知道为什么,却在一旁无奈地摇摇头。

  “开饭了!”随着外婆的叫声,一碗碗赏心悦目的菜粥被端上了桌。我忙跑到桌边,还没到嘴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菜香。碗中雪白的米粒里夹着粉嫩的虾仁,橙色的胡萝卜粒。绿色的菜沫点缀其中,甚是好看。“外婆,你这不是做饭,是在作画啊!”我迫不及待地端起碗,用调羹舀了满满一勺往嘴里送。刚到嘴边,夹着各种馅的糯糯的米粥就滑进了嘴里,咕咚一下,就下了我的胃。一丝丝甜味儿在嘴里荡漾开来,真是回味无穷。不一会儿,碗便见了底。

  我放下筷子,抬头看看慢慢扒着粥的妈妈和吃得正香的外婆。“妈妈,你怎么不吃啊?”我不解道,“菜粥不是挺好吃的吗?”

  妈妈叹了口气。“我看到菜粥就乏味了。小时候三天两头吃菜粥,为了省点柴火,你外婆总是把中午就烧好的菜粥用保温罐捂在被子里,等到我下午放学时,粥已经变成一坨一坨的了。菜叶也全是黄的,一点食欲都没有了。我到现在还记得:一到家,你外婆就从被子中端出一大锅菜粥的情景”妈妈幽幽地看着外婆,“现在,再好吃的菜粥也不想吃。”

  外婆则大口大口地吃着。“哎呀,好久没吃菜粥了,可想吃了。这回托孙子的福,吃上了。”说完,外婆自顾自地笑了。

  “你妈呀,要生在我那个时候,只怕不这么想了。”外婆放下筷子,看着我。“想想我们小时候,家里穷,穷到姊妹几个都吃不饱,每天都只有米汤喝。每次放学一回家,大家就赶紧向厨房奔去,跑得慢的就只能喝纯米汤了;跑得快的,碗里也才有几粒米。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有一回菜粥吃:那时人多米少,不够吃,每次煮粥时你曾外婆都放半篮子的白萝卜、胡萝卜、老黄豆,青菜,只放一把米,出锅时才滴上一两滴油。吃上两大碗,胃里撑得满满的,可肚子还感觉饿,但那也就是全年中最丰盛的一顿了。你们现在条件可比我们那时好多了!”

  “那是。他们确实赶上好时代了。”妈妈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嘴巴也吃刁了。”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这下我才明白,原来这还是改良版的菜粥。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太好吃了!外婆,再来一碗。”

  吃菜粥作文 篇3

  菜粥,很普通。几十年前,从早到晚,从春秋到冬夏,哪里不是“呼噜呼噜”喝菜粥的声音?水乡的孩子就是喝菜粥长大的。咸咸的菜粥,营养有味,不要任何小菜,喝得人满头冒汗,肚子溜圆,熬过了一个个的春荒秋歉。特别是冬天,贫苦的农民就更离不开青菜和菜粥了。有道是“一天不吃青,心慌头发晕;两天不吃青,嗓子冒火星;三天不吃青,立马要送命。”话虽然有点夸张,但道出了水乡人对青菜和菜粥的厚爱。

  青菜其实有很多种做法和吃法,但那时粮食匮乏,农村人也就简单到了只用青菜煮菜粥这一种吃法了,省油省草省事。他们并未品味过“咬得菜根则百事可做”当中蕴含的哲学道理,也不是为了抒发“搏露叶与琼根”的雅兴,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一种无奈。不过那时的老百姓也确有创新,不是花生米菜粥、皮蛋粥、肉末粥、鸡肉粥、八宝粥——这只能是当今的奢侈,他们发明的是螺蛳菜粥,委实鲜美无比,胜过了任何佳肴美馔。

  那时的冬春季节,到处罱河泥积肥。罱泥人罱满一船后,用木锨戽上岸,形成一个河泥堆积池,俗称泥糊(hù,音“户”)。罱泥船一离开,泥糊立马热闹起来,男女老少齐上阵,在这略带腥臭味的泥水中寻寻觅觅,手抓筷子搛,将那些小螺蛳捡回家洗净,再放清水养几天,让螺蛳吐出泥沙。然后把螺蛳下锅煮沸,挑出螺蛳肉,再放点米,连同螺蛳汤一锅煮熟,最后放入青菜,加点生姜油盐,再撒点米粉搅和搅和,一锅鲜美无比的螺蛳菜粥就做成了。锅盖一掀,鲜味冲天;喝上一口,不忍放手。大人小孩盛满一大碗,到风头吹吹,然后对着风口,呼噜呼噜地喝个碗底朝天,喝得额头淌汗。最后,还把碗底舔得干干净净,然后咂咂嘴巴,舒舒服服地打上几个饱嗝。我们从小到大,从未进过饭店,只觉得这是人间至味,最好的牙祭了。据说,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有一批伤病员送到我们村休养,善良的苏北大妈就用这种特制的螺蛳菜粥养好了他们的伤,让他们重返前线。这样看来,菜粥又很不普通。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水乡来了一批苏南的下放干部,他们吃了菜粥以后,一面夸赞有味好吃,一面感叹道:“怪不得苏北人吃不饱,原来他们煮菜粥调出味来吃,粮食自然就不够吃了。”这话真有点冤枉人,有味就不够吃,难道进了饭店赴宴就不知道饥饱了?毕竟还是口粮太少,不够吃,人们才想到“瓜菜代”的。

  平常的菜粥,满锅里全是菜,很少见米,也没有油和佐料,那菜粥能有多好吃?听说有个补锅匠,天晚在一个人家借宿,他倒了点米给房东搭伙煮菜粥。晚上喝菜粥时,光见菜,不见米,补锅匠就编个故事:说某人有两个孩子,一个叫“大米”,一个叫“小米”,天晚了,两个孩子都没回家。他就到处找,到处喊“大米”、“小米”,喊到天黑也未找到。后来点上灯找了半宿才找到,原来“大米”、“小米”都躲起来睡着了,怪不得难找,羞得房东满脸通红。我们那时吃得最多的就是这种菜粥。可惜这种菜粥,吃多了,吃长了,会得病的。病人脸色蜡黄,嘴唇乌紫,全身浮肿,皮肤都会泛出青光,如同注射了叶绿素。这种人走着走着,就会突然晕倒在地。医生无以名之,称为“青紫病”、“黄肿病”,只要少吃菜,多吃粮食,病立马就好。在那个年代,怎么可能呢?于是有很多人得了这种病。

  吃了一辈子菜粥,最难忘的是1960年的一顿菜粥了。那正是三年困难时期最难熬的一年。饥饿像一头猛兽爬到了各家各户的门前,扑向大人小孩。那时节,除了想吃东西以外,人们没有别的感觉和知觉;除了爱吃东西以外,人们没有别的爱好和享受。

  为了响应号召,家家“瓜菜代”。青菜吃光了,吃野菜。野荸荠、四叶菜、枸杞头、榆钱、香椿头都成了果腹之物。青菜、野菜吃多了,人人面有菜色,屎拉不下来,得了“青紫病”、“黄肿病”,两腿浮肿,不能走路。路上有人跌倒了,不用吃药,不用打针,灌上几口米汤,立马神志恢复。当时连邮局贴邮票的糨糊桶都加了锁,并放到了柜台里面,否则就会被小孩子偷偷喝个精光。烧饼店门口多了些“可疑分子”,你刚刚付了钱和粮票,将烧饼拿到手上,他们冷不丁冲上来一把夺走,然后对着烧饼猛吐几口唾沫。这样的烧饼你还能吃吗?只有让他们享用了。

  我那时刚上初中,“半桩子,饭缸子”,正在吃饭长个的年龄上,特别能吃,然而又实在无物可吃,瘦得三根青筋挑着个大脑袋,摇摇晃晃地背着古文和俄文单词。一个冬日的周末,我的饭票用完,断了炊,想回家蹭顿晚饭吃。步行十余里到家一看,家里没人,冰锅冷灶。祖父、父亲、母亲都去上河工,搞“河网化”了,妹妹辍学跟顺船到盐城去拾萝卜缨子了,祖母到亲戚家借粮去了。晚上,祖母空手而归——亲戚家也困难啊!眼见孙子回家,又是饥肠辘辘,奶奶满脸的皱纹挤在一起,就像一颗干核桃,急得直掉眼泪。奶奶毕竟是奶奶,她在屋里屋外转了几转后,终于笑起来:“小三子,我们煮菜粥吃!”天哪,一无米,二无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那年冬天,气候奇寒,干冷干冷的,奶奶秋天栽在门口的一畦青菜全部冻死。西北风使劲一吹,碧绿的菜叶全变成了白色的烟叶,棵棵紧贴在地面上。奶奶和我去把那些“烟叶”小心翼翼地摘下来,一会儿工夫,捡了一菜篓子,奶奶将这些枯叶泡在水桶里。接着,奶奶到堂屋的房梁上取下一个小口袋,里面居然是几把青黄色的干稻穗。虽然穗头很小,颗粒也不饱满,只能算是“青花”,但毕竟是粮食呀。我问奶奶哪里来的,奶奶说,今年秋天,天气太暖,收割后的早稻稻根又冒出了新芽,秋末居然结出了小穗子,我晚上偷偷去掐,终于掐了这一小袋“二季稻”。本想留作过年吃的,今天你回来,我们就提前过年,吃一顿饱肚子吧。奶奶把稻子放到家里做凳子用的半片石磨上,用砖头轻轻一搓,青花稻立即变成了诱人的青绿色米粒,散发着水稻特有的清香。随后,奶奶嘴吹吹,手扬扬,像变魔术一样,居然搞出了一碗绿澄澄的'碎米粒。

  我兴奋得大笑起来,跳到厨房烧火。跳动的火苗燃起了我的希望,勾起了我强烈的食欲,烈火也浇不灭我不断流出的口水,那高兴劲儿就甭提了。奶奶将浸泡回软的“烟叶”切碎和着这一碗碎米粒一起下锅,熬出了一大锅香喷喷的白色菜粥。没有生姜没有油,只搁了点盐,就香气四溢。锅里“咕嘟、咕嘟”地沸腾着,我的肚子也“咕噜、咕噜”地应和着,贝多芬也谱不出这样美妙的交响曲。奶奶脸上的皱纹松开了,嘴角微张,雾气在奶奶的白发上凝结,就像缀上了满头的珍珠,闪闪发光。

  终于开锅了,我左一碗右一碗,低下头忘情地呼噜噜地喝着,嚼着,咽着,忘记了是什么滋味,忘记了世界上还有其他事物的存在,一口气喝了几大碗,我才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我抬头看了下奶奶,奶奶早已放下碗筷,对着我笑呢。

  那年春节前夕,奶奶终于坚持不住,倒下了。幸亏嫁在上海的二姑母将爷爷和奶奶接到了上海。上海的供应好多了,在那里,他们终于吃饱了肚子,养好了身体,熬过了那一劫。爷爷过了八十岁,奶奶一直活到了改革开放后,以九十一岁高龄辞世,这是他们许多同龄人所不可企及的。

  吃菜粥作文 篇4

  每次回奶奶家,爸爸都会给我们做丰富的饭菜,其中有一样是我最喜欢的食物——菜粥。

  菜粥不仅美味,而且营养丰富,但制作起来却很麻烦。制作菜粥的食材有陕西的小米、宁夏的大米、新鲜的小白菜、鲜美的皮蛋和白嫩的豆腐。我们先把洗好的大米和小米放入盛了水的锅里煮一煮,然后把小白菜切碎放进锅里搅匀,接着把豆腐切成小方块倒进锅里,再把皮蛋切碎也放进锅里,最后熬几分钟,美味的菜粥就做好了。

  当一碗香喷喷的菜粥端上桌子的时候,那种浓浓的而又不失鲜美的味道顿时飘浮在空气中,我肚子里的馋虫就被香味勾引出来了。我狼吞虎咽地吃着,那样子就像好几天没有吃饭一样。不一会儿,满满一大碗的菜粥就被我吃的干干净净。

  这几次回奶奶家,爸爸都要给奶奶做菜粥,因为奶奶的瘫痪病很重,咽不下太干的食物,只有菜粥可以吃。为了给奶奶增加营养,爸爸还会做不同的菜粥。看到爸爸那么辛苦,我深深地感到,这碗菜粥里包含了浓浓的爱。

  吃菜粥作文 篇5

  “呼……呼……”一阵风从房间的小窗户中吹了进来,“啊!今天怎么这么冷呀,妈妈,再让我睡会儿,我还没有睡醒呢。”我大声地叫唤。过了十分钟,我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得穿好衣服,洗好脸,刷好牙。

  我走到房间里,问妈妈“妈妈,今天早饭吃什么?”妈妈说:“奶奶今天很早就出去了,你去看看奶奶有没有烧早饭。”我来到厨房,锅子里没有,冰箱里也没有,正当我准备出去时,电饭煲“叫”了起来。我走了过去,一打开,里面的热气向我脸上冒,我把气吹开,看到里面有两只一大一小的碗,里面分别盛了“菜泡粥”。

  原来,奶奶为了给我和妈妈烧早饭,起得更早,然后奶奶才出去的。我叫来妈妈,捧起一碗粥,看着碗里冒着热气,再看看窗外的冷风,不由地心酸起来。我和妈妈坐了下来,一边吃着暖暖的菜泡粥,一边看看“钱江晚报”。

  这粥里包含这奶奶对我们一家人的关爱,以后奶奶烧的粥,我一定会吃的干干净净,不辜负奶奶的一片心意。

  吃好后,妈妈把两只碗洗干净,然后去上班,我呢?就和沈逸灵一起去上学。

【吃菜粥作文(精选5篇)】相关文章:

1.妈妈爱吃菜梗叙事作文

2.只吃菜叶不吃根

3.妈妈粥作文(精选7篇)

4.

5.妈妈粥作文

6.读书与吃菜四年级作文

7.毛毛虫吃菜叶小学生想象作文

8.剩下的粥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