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痛苦的资格名人故事

名人故事 时间:2019-07-27 我要投稿

表达痛苦的资格名人故事

  距离Selina(任家萱)在拍摄《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时被烧伤,至今已五年。五年时间里,她接受了非常痛苦的治疗和康复训练,渐渐恢复健康,并在4月26日参加马拉松路跑,以2小时34分完成半马赛事。她参加比赛的照片被网友发到网上,照片上的她,完全素颜,手臂和腿部的伤痕也并无遮掩,这组照片引发了轰动,超过17万网友为她点赞。它引起的感受,绝非震惊、同情可以简单概括。

表达痛苦的资格名人故事

  这五年时间里,藏着一场漫长较量,既是Selina和自己的较量,也是旁观者和当事人的一场较量。烧伤事件刚刚爆发时,对Selina伤情的描述,简直是一场“罗生门”,有的媒体说她的伤势很轻,马上就可以接着拍戏,有的媒体则夸大了她的伤势,众声喧哗中,她和家人对伤情的`描述,反而被淹没了。

  事情虽小,但却隐藏着一个古老的问题:我们能否体会和理解他人的痛苦?答案是否定的。在旁观者看来,她的痛苦是微小的,甚至是不存在的,她对自己痛苦的表达,是浮夸的。更重要的是,对于明星来说,疾病伤痛会带来形象损失,哪怕那是来自外界的伤害。例如,七十年代的武侠女神施思的银幕形象曾被降级,原因之一是她在拍打戏时受伤。又如,胡慧中的银幕生涯便差点因为拍《猎魔群英》时的严重烧伤而终止。即便她们身体恢复,“被伤害”也会成为一个隐喻,附着在他们身上。

  于是,她在2011年就重新开始了演艺活动,录制歌曲,发布单飞后的首张EP,并凭借化妆品广告正式复出。每次露面时,她都精心装扮,笑容满面,尽管事后我们知道,她的华服之下,就是治疗烧伤的压力衣,每次演出,她都要承担极大的痛苦,但舞台的华丽耀目,遮盖了一切。商业的压力之下,她不能表露自己的伤痛,而人心的压力下,她更不能表现自己的痛苦,即便显露出来,也会遭人轻视,被人否决。这个时期的她,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妥,但那不是真实的她,她还在人群之外,还在种种遮盖之下。

  临床医学将病人对疾病的心理反应,大致分为四个阶段,一是焦虑与震惊;二是否认和怀疑(否认患病的事实,认为自己是健康的);三是负面心理感受,包括孤独、抑郁和恐惧;四是适应和接受,病人渐渐适现实,并慢慢接受。其实,这不只是伤病者的心理过程,也是旁观者的心理过程。Selina被烧伤后,她用五年时间经历了“震惊—否认—负面感受—适应接受”这样一个过程,从“恨身边每一个人”、没法听到“感恩”这种词语,到驱除心魔,坦然面对伤痕,而旁观者也经历了同样的过程。尤其是在她获得政界人物的加持,成为一种正面精神资源之后,她接受自己的伤痛,变得容易了。

  成龙有首歌这样唱:“可是你不是我,怎知我痛”,你、我都不是她,不知她痛,事实上,人,的确没有可能真正感受到他人的痛苦,自我之痛,往往是他人之轻,每个人都只是借助他人的痛苦表达自己。这正是Selina勇敢之处,她在一个不适宜表达痛苦的世界上,慢慢接受了自己,赢得了表达痛苦的资格,并最终坦然展露了自己的痛苦和疤痕,真正回到人群之中。

【表达痛苦的资格名人故事】相关文章:

1.终于赢得了表达痛苦的资格的名人故事

2.崔永元:主动挥起那只告别痛苦的手名人故事

3.主动挥起那只告别痛苦的手崔永元名人故事

4.痛苦的味道

5.痛苦的日子

6.痛苦的小鸟

7.痛苦的设想

8.作文痛苦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