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读后感

读后感 时间:2017-07-31 我要投稿
【www.t262.com - 读后感】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讲的是精神病的世界。以访谈录的形式记载了生活在另一个角落的人群,精神病患者、心理障碍者等边缘人的深刻、独特的所思所想。今天小编收集整理了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读后感,欢迎阅读!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读后感一

  如果有一个疯子坐在你左边,一个天才坐你右边,你会更靠近哪边呢?正常人的答案几乎全是右边,我的答案也是一样。但当我读完《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我决定坐中间。作者高铭是个十万个为什么,什么都要问为什么,他问周围的正常人,在你看来,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呢?他们并没有认真的回答,因为他们很少有人想过这个问题,他们更多的是忙于事业,爱情、家庭。失望的作者决定带着复杂的心态,开始接触这个特殊的群体,想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

  作者高铭是我看到最勇敢的作者,他花了4年时间,通过各种渠道,利用所有闲暇时间,探访精神病院,公安部等机构,对“非常态人群”进行近距离访谈,创造出这本书。

  你听过一个笑话吗?有一个精神病人,整天什么也不干,就穿着一身黑雨衣举着一把花雨伞,蹲在院子里潮湿黑暗的角落,就那么蹲着,一天一天的不动,架走他他也不挣扎,一旦有机会还穿着那身行头,打着花雨伞原位蹲回去,那是相当的执着。很多精神医生都看过了,都说没救了,但有位心理学家,他不说什么,只是穿的和病人一样,也打了一把花雨伞和他蹲在一起,一个礼拜后,终于有一天病人主动开口了,他悄悄的往心理专家那里凑了凑,低声问“你也是蘑菇吗?”

  作者也碰到过这样的患者,作者也问那个心理医生,一样装着陪那个整天观察花花草草石头的人一起观察,他们最后交流了起来,那个患者尽发现了石头也有生命,蚂蚁是个细胞。当我读完这篇《生命的尽头》时,我很惊讶那个患者的思维和她那对万物的观察。她将蚂蚁族中,蚁后、幼蚁、工蚁命名为了“松散生命”,她将蚂蚁家族比作为“人们的细胞运动”,这也许是科学家观察不到,想不到的,因为一个正常人不会去留意路边的石头有生命,也不会去认真的观察蚂蚁,我不禁想到了著名的昆虫学家法布尔,人们也曾认为法布尔是个疯子,因为他也如那患者一样一有闲暇时间便对花草发呆,但当法布尔著成《昆虫记》时,人们非常惊讶,不再认为法布尔是个疯子。那些名人中“疯子”并不少,梵高、贝多芬、列夫·托尔斯泰,因为他们有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他们有着与常人不同的世界观。

  我想,这位患者也会成为一名著名的学者。疯子中有许许许多多名人,我想他们应该变自己对精神病患者的看法,应去倾尽他们,他们不是我们骂的对象,他们只是想法、世界观点、看待整个世界的方面不同,我们应去倾尽他们关爱他们。

  朋友,跟我一起来倾尽这些疯子吧,当我们坐在天才和疯子中间时,我们不在去靠近天才,而是坐在他们中间!朋友,请改变你对精神病患者的看法,其实他们很善良,朋友,请留意你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无论是天才还是疯子,你都会观察到他们的优点。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读后感二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是国内第一部精神病人访谈手记。作者高铭是北京人,在听过一次自己的深度催眠录音后,他决定去接触一些具有典型特征的精神病人,去看看他们眼中的世界。作者用老练却朴实易懂的文字,记录下于数十个精神病的互动,为我们带来了一场不一样的脑力盛宴——几十个不同的视角,几十个迥异的世界。那么到底哪一个才是我们很是存在着的世界呢?“不论你看见了什么,请不要对号入座!”这是忠告,更是戒律,因为,天才和疯子只是一念之差。

  何为天才?顾名思义,天生之才;某百科将“天才”定义为“某人展现了卓越的创意,而此创意通常在某领域战线前所未有的洞察力。可用于形容一个人的某种特殊才能,也可以用于形容通晓各方面问题的博学家,或者某个领域的佼佼者。”在本书中,疯子主要是指精神病患者。在于作者互动的病人中,有思想行为幼稚、几乎不符合常人的逻辑的;也有逻辑完善、思维缜密的;更有逻辑高手,设下的连环逻辑套,环环相扣,步步逼人。给我影响最深刻的,也就数这些逻辑高人了。

  人生在世,必定有自己遵循的一套世界观,这将决定你的行为方式以及思维方向。世界观的建立必定有所依附,最为常见的一类是依附神论或宗教,例如基督教徒,佛教徒,道家等;再者就是依附科学的,像是以数学、生物学、物理学、哲学为建立基础的;剩下的一些都是小门杂众。在大众看来,精神病人多半是痴傻者,因为他们的思想行为异于常人,不符合社会大众的认知(狂躁症者或有暴力倾向的除外),或者更直截了当一点,他们的行为思想在我们的眼中是“错”的。可是,符合大众标准的就是对的,不符合的就是错的,这样判断,是否有失偏颇呢?

  不可否认,思维惯性实实在在地束缚着我们大多数人,我们怯于接受新的理论,新的事物,未知的总是可怕的,我不由得想起书中《在墙的另一边》这一章,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被一位医生和两位心理学家定义为“思想上的危险人物”的男士,他主张“思维是阻止我们认知世界的一堵墙,思维之外还有更大的世界”。如果我事先不知道他是一位确证的精神病患者的话,我一定会被他缜密的逻辑征服。其实就他的病情确诊来看,为什么心理学家和医生说他是病人就一定是?判断标准从何而来?标准又是谁制定的?其实就目前精神病医学的发展而言,精神病医学只能定义为经验医学,是在人类发展中逐步发展起来的,而且判定方法也是根据前人的经验累积形成的。就某种角度而言,这难道不是一种惯性思维?当然,我并不是否定精神病医学的存在,毕竟我们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一个公融通的生活环境,所以,隔绝出这些“异类”存在一定的必然性。

  不过,我们也要适当的打破已有的知识、思维的束缚。本书《四维虫子》这一章记录的是作者与一位19岁的青年患者的谈话记录,该患者了解许多量子力学的知识,是典型的物理型世界观拥有者。他告诉作者,在绝对四维生物眼里,人类只是一条蠕动的虫子,因为绝对四维生物凌驾于时间之上。(物理四维:长度,温度,数量,时间)又如《迷失的旅行者》一章中,那个等待自己所属的那个地球(存在于和我们所在的这个地球不同的另一个平行宇宙中的)来接他回家的旅行者。他说在他们的宇宙,人类已将开始使用反重力飞船运输(反重力在目前仍处于研究阶段),而且他们的科学家通过“压缩数据”功能可以将物体隔空传输,甚至传输到另一个平行宇宙(比如他自己)。再有就是《飞禽走兽》这一章,一个曾为女教师的精神病患者认为石头也是有生命的,或许自然界所有的石头构成一个类人的生命体,而此时人类则作为类细菌的生物相对于它们存在。其实也不无道理,他们的逻辑都能够走通,只不过他们站的立场和常人不同罢了。我们囿于既定的已知事物太久了,我们真的需要一些大胆的尝试,从不同的角度去探索这个世界。但是,新角度也要合理,至于“合理”如何定义,我也不知道,但是既然想要发现新的,就不能够用已有的规则去定义。

  兀然想到书中作者一位量子物理学家说过的一句话:“神话之所以是神话,只是因为科技还不能解决。”要打破神话,首先得放弃对其的追逐,先驳后立。所以精神病的想法也并完全无可取之处,我们应该尝试用不同的视角去看世界。

  为什么说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因为天才与疯子只是一念之差。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