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的作文

时间:2021-07-13 19:19:12 状物 我要投稿

面具的作文2篇

  在日常学习、工作或生活中,大家都写过作文吧,写作文是培养人们的观察力、联想力、想象力、思考力和记忆力的重要手段。写起作文来就毫无头绪?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的面具的作文,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面具的作文2篇

面具的作文1

  新年的第一天,只做了一件事——睡觉。

  已逝去的一年里错过很多事情,为了在新的一年里不再后悔,不再逼着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所以,我决定,睡觉!夜还没苏醒的时候,人间就已经有了声响,只是有些人不愿去理会罢了!其实。有人已经早早的起床了。两个佝偻的身子悄悄地钻进我昏睡的双眼,我以为是幻觉,蒙起头,像给自己戴上面具,侧身跌进梦乡。与其说是幻觉,倒不如说是我不愿意相信这个现实,这个世界!就像有些人说的,理想很丰满,而现实却很骨感!套用这句话,幻觉很骨感,梦乡很丰满。

  爸妈惦着脚,小心翼翼的忙碌着。“小点声,别吵着孩子睡觉……”爸说,尽量降低自己的音调,生怕吵醒这个儿子。可是他曾晓得,多年在外的吆喝早已让他的声音变得浑厚,变得有“穿透力”。我假装没听见,轻轻的翻个身,又扎进梦乡。“你看你,差点把儿子吵醒了,就不能小点声?”“你看你看,拿锅就不能轻点啊?……”妈小声地埋怨,爸愣在一旁频频点头。这样的场景在我的仅有的记忆里是极为少见的。通常,爸总是以命令的口吻跟妈说话,怎么了?那张严肃的面具呢?爸妈已经开始忙了,配合的相当默契,因为很少发出声音。只要我放假回来,或者出去回来,哪怕就只有一两天,他们也会好好地准备一番,这似乎就成了他们雷打不动的定律,而这个不成文的定律的创立者就是我。他们就像九大行星一样,绕着我这颗太阳运行。

  可有时候我却想,他们是两个绕着磨盘推磨的驴子。我为我有这样的想法自责过,也曾做过类似在心里狠狠骂自己的事,但是每当我回家的时候,看着他们“嘘寒问暖”的表情,我却为我有这样的比喻而“沾沾自喜”。的确,我是个不称职的儿子。爸妈为了让我有足够的营养来学习,他们不惜牺牲自己仅有的睡眠,这是我所熟知的。可是他们不曾晓得,物质上的营养已经足够,甚至有足够的能力在我的小小的空间了“安营扎寨了”,他们开始变的有些蛮横,“欺行霸市”般侵蚀我的肉体,精神。刚开始,我是排斥那些只有包装的营养品,排斥那些人名币织起来的保暖内衣,排斥那些寒暄组成的“嘘寒问暖”,渐渐地,我变得讨厌,讨厌一切,一切他们为我准备的营养品。最后,他们无奈,只好将一个个关心放进碗柜了,挂在衣橱了,埋藏在心里。很多时候,我总是在我为我的小小胜利而欢呼雀跃,总是戴上冷漠的面具,把它们挡在外面。只因为他们曾经的严肃的面具。似乎,时间就这样从我的“胜利”中大摇大摆地闯过,不留一丁点痕迹。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他们的白发一根一根的被时间无情的拉走了,我才发现:他们老了。那些严肃的面具也不复存在了。

  早饭已经准备好了。“老大,你去叫孩子起来吧,大冬天的,要是饭凉了就不好了。。。”妈抵了抵爸,笨拙的轮廓在我的视线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我的视线开始变得清晰。“再让他睡会,孩子在学校肯定没睡过一次好觉。”爸说,两手交叉着我在一起,磨出了汗。我知道,他也在矛盾,到底该不该叫我起来。我想,如果天气在冷的话,爸的手可能会磨出一层薄雾吧!眼睛开始不听使唤了,开始对我的大脑指令进行放抗了,闭上?不,睁开!视线越来越清晰,影子越来越靠经。妈走了过来,不快不慢的,空气也随着她一起过来了。一股暗流正悄悄的在我的心底流动。起来?不起来?摘下?不摘下?靠近了,靠经了,一种温暖在向我袭来,势不可挡。

  “妈,妈,我,我,我早醒了,吃饭了是吧?”我机械性的反弹起来,动作像是沉睡许久。“哎,怎么醒了,再睡会儿吧!”妈惊慌地转过身去,装做拿衣服,尴尬地走了。“你看你,把孩子吵醒了吧,还……”爸带着严肃的面具责备起来,妈委屈的说:“我不是看孩子被子盖歪了,所以……”两个人就这样又开始像以前一样斗起嘴了,场面很熟悉。此刻,他们完全没有注意我已经穿好衣服下床了。看到我来到桌子旁,吵闹立刻停止了。一个去装汤,一个去盛饭,动作娴熟。当我拿起大饼就是一口时,他们才发现我还没有刷牙。“没关系”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在从前,爸早就戴上一张冷酷的面具,一巴掌飞过来了。饭桌上,爸的手显得很沧桑,像那根挂在墙角专门用来打我的木棍,每一个裂缝都刻有时间的足迹,但那些冷酷的,严肃的面具消失了。那一张张面具,就真的这么一去不复返了。其实,每个人都有一张专属与自己的面具,为爱,有的人戴上面具,为爱,有的人摘下面具。

面具的作文2

  她双手抱头,凌乱的头发微微遮住她白皙的脸庞,黑色的眼线,深深的眼影,火辣的红唇依然遮不住脸上的憔悴。她紧紧抱住身前雪白的被子,环顾这偌大的房间,布满血丝的双眼盯住了镜中的自己,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透过镜中的眼睛似乎看透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灵魂。

  拥挤的人潮将她自己挤出了火车站,她左手拎包,右手提箱,满眼全是上海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她扔下背包冲上台阶,对着天空大喊:“上海!我来啦!”

  她挑出自己行李中最合适的衣服,扎住了乌黑的长直发,去自己梦寐以求的时尚大楼面试。刚踏入大楼的第一步,她的眼球就被水晶般镂空玻璃台阶所吸引,她冲过去踩上台阶,抚摸着光滑的扶手冲上了楼梯顶层,俯瞰整个大楼,似旋转的漩涡直直钻入地下。她跳着抚摸装潢精美的墙壁,更加坚定了在如此金碧辉煌的大楼里工作的决心。

  走到面试门口,周围众多身材较好、脚踩恨天高的美女,她低头看着自己穿着在地摊上淘来的大衣,感觉自己与和国际接轨的黄金地段格格不入。然而时尚杂志主编却看中了她朴实的穿着聘用了她。

  第一天上班,她来得特别早,大楼里工作的人寥寥无几,她脱下大衣搭在椅背上,反复揉搓着自己的双手,准备着与同事打招呼。正巧进来两位身穿名牌的熟女有说有笑,刚一看到她便怔住了,随后对她指指点点捂着嘴偷笑。她的脸唰一下全红了,挤出了僵硬的笑脸:“你好,我叫茉莉,请多多指教。”说罢,茉莉伸出了右手。然而她们全然不理,继续冷嘲热讽:“人事部的脑子出问题了吗?怎么选了你这么土的人来担任时尚杂志主编的助理!”茉莉尴尬地收回了右手,左手揉搓着右手,挤出了一丝微笑。

  “茉莉,给我买一杯无糖的拿铁咖啡,还有两杯加奶黑咖啡。顺便把新一季的服装手稿拿来,推迟掉秋季的服装发布会,再去26号街把我订的领带取来。”茉莉被老板打来的电话惊醒,“喂,能再重复一遍吗?”可电话里只传来挂断的嘀嘀声。茉莉麻利地收拾好,穿行了十几条街,可还是让老板等急了。茉莉连忙道歉,请求老板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慢慢地,茉莉日复一日地重复单调的工作,处理一些事也得心应手,这让老板对于茉莉的能力越来越满意,便让她接触一些文字的报道,挖掘出茉莉对于文字叙述方面的天赋,茉莉的薪水越来越高,职位也越来越高。可渐渐地她开始追求名牌,为了成为时尚界的领军人物,放弃了朋友,放弃了家人。

  “白葡萄酒奶油三文鱼”是道大菜,可其中三文鱼的肉质如此粗糙,没有三文鱼特有的滑嫩口感,而且有很浓重的油腻感,其中奶油能够淡化油腻感,可我现在满嘴的油腻感,和在烧烤摊吃有什么区别?同样让我承担长胖的风险。”茉莉环顾了这个富丽堂皇的高档餐厅,瞥了大厨一眼,“这高档餐厅的消费不低,难道就让我吃这个?”说罢,茉莉把盘子一推:“你来尝尝!”大厨叉过一块鱼肉,在嘴里细嚼慢咽,连忙道歉:“对不起,这是我的疏忽,我会再次改进的。我们餐厅非常需要像您这么有品位的顾客,非常感谢您及时提出意见。”“好了,你下去吧。”茉莉看都没看大厨一眼。和茉莉一同来的几位富二代都纷纷鼓掌:“茉莉,你可真有品位。”茉莉微微一笑,举起高脚杯抿了一小口。

  回到时尚大楼,茉莉径直走进了偌大的更衣间,将新款品牌大衣脱下,与同事谈论起自己的限量款名包,茉莉感觉自己高人一等,总是把拿着大衣的手向新同事面前一伸:“把它挂上!你轻点儿!我这大衣你买得起吗!还有把这条裤子熨一下。”

  夜幕降临,下班后的茉莉跑去了租车处,续补了玛莎拉蒂的租金,茉莉半躺在座椅上,拨了拨自己钱包里所剩无几的钱,闭上了眼睛。

  “今年的纽约时装周快来了,这是我最重要的一周,我需要带一个精英团队,可是这次机会很抢手,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住了。”老板边翻着杂志边对茉莉说。茉莉对老板说:“老板,您看我能力不错,就让我去吧。”“可是名额有限,我还要再考虑考虑。”第二天晚上茉莉约了老板在五星级酒店吃饭,酒过三巡后,老板看起来已醉醺醺的样子,茉莉嘴角一扬,把老板扶到了酒店房间里。天明了,茉莉醒来,看到了床头的一张字条:能否去纽约参加时装周,在于你是否有资格,在于你自己是否有能力,而不是靠托关系,走后门,请你自己好自为之。茉莉盯着镜中的自己,回想着她自己这一路走来发生的变化。

  内心深处真实的自己到底去哪儿了?真的喜欢被世俗沾染后的自己吗?早已习惯戴着面具生活,当想摘下面具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长成了面具的模样。

【面具的作文2篇】相关文章:

1.面具的作文

2.面具作文

3.面具作文

4.关于面具的作文

5.恐怖的面具作文

6.【荐】面具的作文

7.灵魂的面具作文

8.面具的作文【荐】

9.【推荐】面具的作文